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157章 做就做,谁怕谁!

第157章 做就做,谁怕谁!

        夏阿婆看着宁媛在那跟着自家老头儿练字的样子,她暗自叹了口气。

        这俩孩子想法和脑子好像不在一个世界。

        小宁未必是对小南没有感觉,只是观念不同。

        南小子想要很传统的——下班后老婆孩子热炕头,他的工作注定了老婆得多顾家。

        但小宁……

        那姑娘思维模式倒是有点像她年轻时在英国读书,遇到那个放弃深爱自己的贵族未婚夫去当战地护士的大学女导师。

        她们似乎都不觉得爱情和男人应该是生命里必须存在的东西,只想追逐自己的梦想。

        但南小子强势,想要的一切,他都会千方百计达成目标。

        这是他作为曾经让人闻风丧胆的指挥官“太岁”的本能。

        现在他想要小宁。

        他虽然是个很聪明厉害的孩子。

        可他不会和姑娘相处,两人结婚又没有感情基础,只是合作。

        他干脆又习惯地用实现“战略战术”目标的方式去对待小宁。

        可是,爱情不是这样的……

        miss夏叹气,只是希望两个孩子之间,终会达成一致,互相包容与妥协,他们该是般配的一对儿。

        宁媛发现夏阿婆难得地没有赶着自己走。

        只是眼看十点半了,唐老强撑着犯困的样子,宁媛哪里能忍心看着二老不舒服呢。

        她还是自己走了,磨磨蹭蹭地回了自己房间。

        黄色的灯光下,荣昭南还坐在书桌前看着什么资料,桌上的袋子卷宗写着“绝密”。

        见她回来,他头也没抬起来,淡淡地道:“去洗吧,水在炉子上热着,一会早点休息。”

        宁媛听着这话,感觉像在说——猪,把自己洗干净,一会好开宰。

        “好。”她咬咬牙,算了,伸头一刀,缩头一刀。

        她一个经历过后世开放年代的人,还结婚过的人,还能怕这童子鸡,做就做!

        他长得那么好看,非得把他第一次给她,她也不亏!

        怕个屁!

        宁媛一提气,转身大步流星地提着热水壶去外头洗澡房沐浴去了。

        荣昭南看着宁媛那视死如归,提着水壶出门的背影,他有些忍俊不禁,扶着额低笑出声:“呵呵……”

        这傻卷毛兔跟奔赴刑场似的,他有那么像刽子手吗?

        荣昭南放下手里的绝密卷宗,若有所思地看了下手里的文件,修长的指尖轻轻敲了敲桌面。

        他把卷宗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只在上面放了一个本子,压着“绝密”两个字。

        ……

        宁媛洗头洗澡完了之后,已经是快十一点了。

        院子里点了蚊香,她坐在柿子树下擦头发,漫天的繁星是几十年后在大城市里看不见的。

        阿黑和阿白黏黏糊糊地贴在她脚边蹭她,越来越像狗了,也不知道荣昭南怎么收伏这俩野狼的。

        她摸了摸两只毛茸茸的家伙,心不在焉地看着自己房间的灯光。

        他在等她吧?

        宁媛低头擦头发,小脸发烫,等擦干了到头发也快十二点了。

        灰姑娘这个点都魔法都散了,得,进去看看大魔王打算怎么办吧!

        她一咬牙,起身抱着脸盆进了屋子。

        谁想到一进屋子,她就愣住了,(⊙o⊙)呃…

        床上一道安静的人影,闭着眼的人呼吸声很平静。

        她以为磨刀霍霍的大魔王……不,荣昭南同志居然上床先睡了?!

        他们当室友也有一年了,她知道荣昭南身体很好,呼噜都不打。

        所以他此刻的规律平稳的呼吸,意味着他已经进入深睡。

        宁媛松了口气,又有些纳闷,他不是打算高考后“宰”了她吗?

        是今晚他困了,累了,就先懒得动她,明天或者后天再说?

        宁媛这么一想,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感觉就像一头待宰的小猪仔,明知道即刻要上屠宰场做烤乳猪的,结果屠夫大哥喝大了……在猪仔身边睡着了?

        这下好,又得“等死”,那才难熬呐,还不如痛快点!

        宁媛坐在桌子边上发呆了一会,目光落在桌子上的那卷宗,她眉心拧了拧。

        这小哥还是部队退役的,怎么能把这些涉密文件就这么随便地扔在桌子上?

        一点保密意识都没有!

        明天得提醒他一下!

        宁媛把荣昭南的警服全堆在那卷宗上,权当暂时遮掩。

        虽然她也不认为自家小院能有啥坏人躲得过阿黑和阿白两只看门狼,进来偷东西。

        宁媛看着床上睡着的人,脑子里也乱七八糟的,干脆转身拿搪瓷缸喝了点水,关灯也上床去了。

        黑市里淘换来的二手风扇摇摇晃晃地送来凉风。

        她躺了一会,忍不住悄悄地看着身边安静平躺的男人。

        高考结束了,她现阶段最要紧的目标完成,终于有时间来……嗯,东想西想和这个男人的关系了。

        荣昭南连睡觉都四平八稳的,安安静静,充满禁欲的气息。

        晦暗里,她依然能看见他完美高挺的鼻尖与流畅线条分明的侧颜。

        年轻的荣大佬长得真好看啊……

        她有时候看见他又高又挺的鼻子,真羡慕得想摸一摸。

        而且,除了偶尔“月精不调”喜怒不定,他人其实挺好的,温柔和对人好的时候,更让人无法拒绝。

        不是很明白,他这样的人为什么一定要和她当真夫妻呢?

        是……因为他喜欢她吗?

        宁媛因为这个猜测,心情忽然有些波动。

        下一刻,她又叹了口气,可他从来没有说过喜欢自己,更没有说过爱。

        她忍不住把两人相处的这一年想了一遍,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

        宁媛忍不住困倦地打了个哈欠,合上了眼睛。

        高考结束了,既然他今晚不动她,也许,明天该找个机会和他谈谈吧。

        现在的荣昭南还不是后世那个荣大佬,他还是个年轻人,冲动了。

        宁媛慢慢陷入睡眠呼吸开始平稳的那一刻,身边安静的人影却睁开了幽沉的眼。

        荣昭南忽然侧身,手撑着额侧,垂下眸,清冷深邃的目光扫过宁媛安静的小脸。

        她刚才没有动那些印着绝密的卷宗,甚至没有多看一眼,这让他很满意。

        她还把他的警服都盖在了上面做了最简单的遮掩。

        这样第二天,他拿警服的时候,就能看见藏在下面的卷宗。

        她在为他考虑,这很好。

        荣昭南眼底闪过笑意,心情很好地用修长的指尖撩起身边姑娘散落在枕头上的长卷发。

        她有一头天生的漂亮光泽的卷发,平时编成两个辫子,看不出来。

        现在散落下来,就像曲卷的乌黑丝绸。

        卷发小圆脸,大眼小嘴,身边的姑娘像个洋娃娃一样躺在薄被子里。

        但她睡相一直不好,四仰八叉的,所以睡大床的时候,她一直尽量远离他。

        此刻,薄被子卷到了她的肚子上,小腰半露,连宽松的睡裤都翻卷起来,露出雪白的小腿。

        朴实的背心睡衣领口微张,能看得见她胸前一小片皙白单薄的隆起。

        荣昭南眼神深了深,他忽然伸手将她拢到自己怀里,低头亲了下她的脸颊,然后慢慢地将她越拢越紧。

        高考结束了……他想要个真媳妇儿了。

        xiaoshuolang.com      jjshu.com      piaotian8.com      wcxs.net



        kanshulou.com      booktxtx.com      123wx.org      shuwang.net



        xiaoshuoshu.cc      1kanshu.net      baishuku.net      uu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