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168章 荣狗,你怎么才来!

第168章 荣狗,你怎么才来!

        ……

        有嗅觉敏锐和记仇的阿白带路,要找人一点都不难!

        深夜里,树林里几声枪响。

        被包围还试图顽抗的四个歹徒,两死,两重伤。

        众人也找到了女厕所里的尸体——一共五个歹徒,死了三个。

        徐力拿着对讲机,深恶痛绝地看着那几个被扔在地上歹徒,向荣昭南报告自己刚才听到兄弟们查到的消息——

        “队长,他们是在宁南流窜作案的人贩集团,不知拐卖了多少孩子和妇女,不听话就直接弄死!”

        自己家里也有孩子和姐妹,人贩子都该死绝!

        说话间,又有其他兄弟匆匆抱着一个昏迷过去、衣衫不整的女人。

        “荣队,这个姑娘……”他们脸色迟疑。

        徐力一看,马上道:“不是嫂子,这姑娘是怎么回事?!”

        徐力这么一说,抱着李芳的白制服才敢道——

        “刚才看到的时候,这姑娘已经晕了,看起来是被这些畜生欺负过,很可能是犯罪份子手里的其他受害者。”

        荣昭南看着李芳的惨状,他忽然目光森冷地看着被他踩着胸口瑟瑟发抖的中年男人。

        这家伙已经在刚才动手过程里,被他一腿踹断了四根肋骨。

        “说,还有一个姑娘,你们弄到哪里去了?”荣昭南面无表情地脚下用力。

        那中年男人瞬间惨叫了起来:“没……没找到……我说的实话,她……她在树林里不见了!”

        荣昭南目光冷酷阴沉地脚下继续用力:“你们碰她了?”

        一看见刚才那个姑娘衣衫不整,混身青紫的样子,想到宁媛要是这副样子……

        他心底就涌上暴戾残酷的杀意,想用一切手段招呼脚下的这群人渣。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反应那么大,也许是因为她终究算他名义上的妻子。

        仍在他的羽翼下!

        ……

        “没有!真的没有……那小贱人……那姑娘太厉害了……只是被灌了白酒,她泼辣……又能跑……咳咳……不知道去哪里了……”

        人贩子一边咳一边拼命求饶,刚才他听见这帮穿制服的说什么小嫂子。

        居然是家属,难怪那么多人围堵他们!

        荣昭南冷着脸松开了腿:“交给你们,送医院抢救,问清楚他们过去犯的事,看还有没有其他受害者!”

        “是!荣队!”立刻有人把奄奄一息的人贩子拖走。

        荣昭南看向公园的树林深处,眼神深沉,宁媛不能喝白酒,甚至啤酒都不怎么能喝。

        灌了她酒,她现在只怕站都站不稳,能去哪里?

        公园的山林前面还有人工湖,万一看不到路乱跑……

        “我带兄弟一起去搜,按着咱们以前战场追踪侦查的经验,嫂子要在山里,一定能找到!”徐力沉声道。

        人失踪得越久,遭遇危险的可能性越高。

        荣昭南沉声道:“辛苦你了。”

        徐力带着人立刻散了出去。

        荣昭南却转身回了车上,抱下来正舔伤口的阿白,眼底隐着焦灼,一字一顿——

        “阿白,带我去找她,我知道你可以的。”

        阿白瞥了一眼他——

        哦豁,这个人形杀器怪物居然会露出自己被他抓走时,和阿黑一样的表情。

        它才不是给这个狗面子,它是要找到它和阿黑的铲屎官,不然哪里不用打猎就蹭吃蹭喝,哼!

        阿白转身拖着尾巴,冲着空气嗅嗅,一瘸一拐地往山林里走去。

        荣昭南狭长清冷的眼底一亮,立刻跟了上去。

        阿白一路嗅闻风里的气味,很快在……山林脚下几个堆满垃圾的大垃圾箱边站住了。

        它冲着垃圾桶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爪子也去刨垃圾桶。

        荣昭南一愣,看着那几个大半人高的大垃圾箱。

        公园是免费的,所以,每天都有很多老人来晨练,晚上也有很多情侣来这里谈朋友。

        人一多,垃圾就多,环卫工一般第二天才会把垃圾箱运走。

        难道……

        他闻着垃圾箱传来的恶臭和看着到处爬的蟑螂,眼神复杂。

        她如果藏在这里,难怪找不到。

        她确实挺狠的!

        “宁媛!是我,你在里面吗?”荣昭南略拔高了嗓音,唤了几遍。

        但是垃圾桶里除了跑出来好几只大老鼠,没有任何反应。

        看着阿白仍然不走,冲着中间垃圾箱“呜呜”喊。

        荣昭南眉心一拧,她不会出事了吧?酒精中毒是会死人的!

        他直接上去冲着垃圾桶一脚。

        “哐当!”其中半人高的一人宽的沉重垃圾桶被他一脚踹翻。

        里面的垃圾瞬间滚了一地,又蹦出好几只受惊的老鼠,垃圾的恶臭扑面而来。

        荣昭南被熏得下意识地眯起眼。

        下一刻,忽然有一道黑影朝他扑过来。

        他身形都没动,反手修长手指如鹰爪一般瞬间扣住对方的手腕,干脆利落地一折、一扭!

        对方闷哼一声,手被迫一松——“哐当!”一声,用来扎人的敲碎了一半的啤酒瓶就落地了。

        对方却不死心,另外一只手就往他胯下狠狠抓去:“去死!”

        荣昭南眼底冷光一闪,身形后撤。

        他反手捏住娇小黑影的肩膀一提一扯,咬牙道:“宁媛,你清醒一点,看清楚我是谁!”

        她出手就抓他下体,要不是他反应快,就被她废了!

        被他抓住混身臭烘烘的女孩挣扎不休,却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她猛地一抬头,就着昏暗的月光,被酒精熏得迷迷糊糊的眼对上面前那张俊美冰冷又隐着焦灼的面孔。

        宁媛呆了片刻,然后忽然手一松。

        她一下子掉了泪,眼泪汪汪:“你是荣狗……”

        荣昭南俊脸瞬间黑了黑。

        荣狗?!

        这死女人给他起的什么外号!

        但是他还没来得生气,下一刻,女孩忽然扑到他怀里,嚎啕大哭地捶他——

        “荣昭南……你怎么这时候……咳咳……才来,阿白……阿白去找你了……你好慢!”

        “以前你在村里被人围着欺负……我哪次不是第一时间救你的……你浑蛋!!”

        荣昭南看着怀里哭得上气不接气,明明迷迷糊糊,但骂人条理清晰的狼狈姑娘,眼神复杂幽暗。

        这是她第一次那么主动地抱着他。

        心脏不知怎么好像被揪了起来。

        原本心底的怒与冷似都被她的泪水浸透。

        他伸出手,顿了顿,最终还是落在她的背后轻拍:"别哭了。"

        他利落干脆地将已经晕头转向站不住的姑娘拦腰抱起:“对不起,是我来晚了。”

        xiaoshuolang.com      jjshu.com      piaotian8.com      wcxs.net



        kanshulou.com      booktxtx.com      123wx.org      shuwang.net



        xiaoshuoshu.cc      1kanshu.net      baishuku.net      uu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