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169章 他帮她沐浴洗澡

第169章 他帮她沐浴洗澡

        老徐看见自家队长抱着人过来的时候,都忍不住愣了。

        这一身磅臭的……头发上还沾着不知道什么……果皮、瓜子壳?

        “躲在公园那几个垃圾桶里,不是阿白,都发现不了。”荣昭南淡淡地道。

        老徐看着荣昭南怀里的姑娘,都忍不住“嘶”了一声:“小嫂子真是个狠人。”

        树林又那么深,一般人宁可往深处草丛什么的去找,也想不到,或者不愿意去搜那几大个垃圾桶。

        “通知其他弟兄们收队,你开车,我带她和阿白去医院。”荣昭南抱着宁媛上车,阿白自己爬上了车。

        老徐立刻点头,用对讲机通知了自己人收队,立刻开车带着他们去了县人民医院急诊部。

        医生给宁媛抽血和做了初步检查,摇摇头:“问题不大,一些软组织挫伤,一些皮外擦伤,还有就是被灌了酒,酒精反应比较大,但是不会有生命危险。”

        医生的目光落在宁媛和荣昭南身上,很有几分忍耐的样子——

        “我的医疗建议是给我开些药,你们先回去洗个澡免得伤口感染,然后给她上药,观察一天,有问题及时医院。”

        这两人怎么能那么臭,是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吗?

        荣昭南看了眼阿白,它已经被老徐带去找了熟悉的值班医生帮忙处理了伤口。

        他点点头,抱着怀里的姑娘往外走:“谢谢。”

        老徐把他们和阿白都送回了小院子,低声道:“一会我给你送一套换洗的衣服来。”

        之前队长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走了,院子里没换洗的衣裤了。

        荣昭南顿了顿,还是点头:“行。”

        夏阿婆和唐老看见荣昭南抱着昏昏沉沉的宁媛进来,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荣昭南只简单地说宁媛遇上了人贩子,躲在了垃圾箱里,阿白则跑来找了他带人去救人。

        夏阿婆气得一边拍着腿大骂人贩子杀千刀,一边赶紧去烧水,给他们俩洗澡。

        阿黑心疼地直舔自己老婆的伤口,眼底凶光毕露的,下次教它看见谁伤了自家老婆和铲屎官,非咬死他们!

        唐老忙给阿白拿了肉干和鸡腿,抚慰自家功勋狼,又给宁媛和荣昭南去准备浴巾。

        不多久,几锅热水都烧好了,三人一起动手灌满了淋浴用的大水箱,温度也调好了。

        他们现在洗澡间非常有档次、刷了油漆,还有淋浴头——那是唐老利用自己的理科天赋自制了个超大水箱和简易淋浴喷头。

        夏阿婆一边扶着宁媛去洗澡间沐浴,一边交代荣昭南:“我带她去洗干净,小南你等会……啊哟!”

        “阿婆……我告诉你有坏人,快跑……”老太太话还没说完,宁媛就脚一歪,整个人迷瞪瞪地朝她压了过去。

        夏阿婆干瘦,甚至比她还小只,一个不防,两个人就朝着边上倒下去,吓得夏阿婆叫了一声。

        好在荣昭南眼疾手快,伸手一把扶住他们俩。

        唐老赶紧上来搀扶自家老太太:“阿夏,你没事儿吧!”

        老人家上了年纪最怕摔了!

        荣昭南索性再次一把将宁媛抱在怀里,取了自己的帽子递给夏阿婆:“阿婆,她被灌醉了,你弄不动她的,我来吧。”

        她全身上下,他该碰过的都碰过了,没必要矫情。

        夏阿婆接过他的警帽,扶着差点闪到的腰,看着荣昭南把宁媛抱进洗澡间,还顺手拖进去一张凳子。

        她看向自家老伴:“这……合适吗?”

        小宁和小南两人不是要分开吗?

        唐老推推眼镜,斯文地笑了笑:“有什么不合适,孩子们吵架,有啥睡一觉就好了,当初咱们不都是这么过来的。”

        夏阿婆老脸一红,拍了自家老头子一下:“一把年纪了,瞎说啥,不害臊,亏你还是大学教授!”

        唐老扶着夏阿婆慢慢地向房间走去,眼神都是岁月沉淀的温柔:“几十年的老夫老妻了害臊啥,阿夏,慢点。”

        那头老两口甜甜蜜蜜。

        这一头荣昭南抱着自家小媳妇儿就不那么愉快了——

        怀里的姑娘酒精上头,跟个无尾熊一样攀在他身上,双腿圈着他紧窄的腰,嘀嘀咕咕——

        “荣狗……有贼……有人贩子,咬……你和阿白一起咬他们!咬死他们!”

        荣昭南清冷狭长的眼里闪过恼火,一边托着她的屁股,一边咬牙切齿:“宁媛你给我下来,脱衣服洗澡!”

        她真把他当狗还是狼?还让他咬人!

        宁媛当然是不肯的,她迷迷糊糊地好不容易抱住了一棵“树”,正在往上爬,躲人贩子!

        荣昭南发现怀里的人突然伸手抱住他脑袋,然后……准备手脚并用地顺着他爬上墙!!

        荣昭南白皙额头上青筋直冒:“……”

        这醉鬼上辈子是猴子变得吧!

        以前在村里跟踪他被野猪追也是蹿树上!

        他忍无可忍地一伸手就把她从自己身上薅下来,然后压在洗澡间的凳子上。

        随后,他利落地把自己上衣脱光,露出肌理性感的上身,又三下五除二地把宁媛身上的衣服全都脱掉!

        一开始,并没有什么旖旎的心思——他们身上都太臭了,尤其是她!

        荣昭南打开淋浴的喷头,温热的水顺势而下,给她洗头。

        热水和身边熟悉的气息,似乎让宁媛感觉到了安全感,小脸嫣红的姑娘终于不再闹腾。

        她就这么乖乖地靠着他坐着,只是眼神没有任何焦距,都是酒精的雾气。

        看着小醉鬼没有闹腾,荣昭南略松了口气

        宁媛的头发又长又卷,不算好清理里面的垃圾和臭水。

        荣昭南知道这姑娘不喜欢身上有味道,他自己本身也有洁癖。

        热水资源充足的情况下,他足足给她洗了三回,从发根到发梢,清理得干净。

        随后,他拿了宁媛自己用皂角之类的植物做的纯天然沐浴露揉了泡沫,拿了毛巾笨拙地替她搓澡。

        他这辈子都没有帮人洗过澡,只能当她是武器一样擦拭。

        小圆脸、鼻尖儿、耳朵、细细的脖颈、肩膀……桃子一样的胸和细细的腰肢……

        他眼观鼻、鼻观心,不让自己走神。

        宁媛皮肤娇嫩,不一会就被他擦得皮肤泛红。

        荣昭南从没有见过宁媛这样乖巧的样子。

        她长长的乌黑卷发散落在皙白的身体上,像一只被主人捡回来清洗的人偶娃娃一样。

        只从身体偶尔的摇晃看得出她有些坐不住,老往凳子下滑。

        每次她向下瘫滑,他就扶住她细腰往自己身上提一提。

        那些带着花草芬芳的泡沫顺着她细白的脖颈、锁骨一路滑下,一起洗干净了她纤细柔软雪白的身体。

        然后,在姑娘并拢的腿窝中间积了一汪幽暗惑人的水窝。

        荣昭南捏着毛巾的手紧了紧,喑哑着声音道:“宁媛,张腿……”

        xiaoshuolang.com      jjshu.com      piaotian8.com      wcxs.net



        kanshulou.com      booktxtx.com      123wx.org      shuwang.net



        xiaoshuoshu.cc      1kanshu.net      baishuku.net      uu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