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173章 相爱相杀

第173章 相爱相杀

        身高172的京城大妞严阳阳瞬间柳眉倒竖,冲着上铺的女孩骂:“楚红玉,什么叫我那么大块头穿啥都不好看!别以为你说沪上话我听不懂!!”

        一道纤细的人影懒洋洋地从床上坐起来,蚊帐后面露出一张让人惊艳的娇软面孔。

        楚红玉托着下巴看她:“我说的就是普通话,侬听不懂就算了呀。”

        她已经为了将就她们,说了一口洋泾浜沪不沪,普不普的调子了!

        门外的娇小女孩拿着个香蕉进来,看着两人剑拔弩张。

        她一边剥皮一边挑眉:“你们一南一北怎么又开始了相爱相杀了!”

        “闭嘴,小两广,吃你的猴子香蕉去!!”两人冲她一起翻白眼。

        这个小两广不知道说的什么生造词儿——相爱相杀个屁!

        宁媛大眼弯弯一笑,啃了一口:“好勒,二位姐姐继续!”

        三楼314六人间,目前只分了四个人住——

        一个爽利泼辣的京城大妞、一个娇软的典型沪上美人,年纪都比她大一岁。

        加她一个两广猴子妹,还有一个据说生病推迟报道的灵南省来的妹子。

        未来四大超一线城市,北上广深暂聚一堂!

        虽然她是小城来的,她也必须厚脸皮地代表广深!

        京城大妞和沪上美人,从入学那天为了抢靠窗的上床位,开始互相看不顺眼了。

        加上京城大妞嫌弃沪上美人说话娇滴滴装相。

        沪上小囡嫌弃京城大妞粗放又凶巴巴不像女人还来挑剔她。

        两人嘴上吵得厉害,但是吧……比较像欢喜冤家。

        就像现在……

        “侬穿这条长裙子参加节目,看起来就正常多了,伐要丢我们经济一班的脸哦。”楚红玉随手把一件自己的裙子丢在严阳阳的脑门上。

        她说话总是软和的,说普通话也一口吴侬软语的调调。

        宁媛觉得啧啧,这腔调……emmmm骂人都怪好听的。

        这要和外省人吵架,岂不是一点气势都没有?!

        哪像她们两广,一脚人字拖,两手叉腰跨腿,叼个牙签,下巴朝天,气势如虹——

        “我叼……死扑街,你冚家铲啊!”

        那可真是古惑仔压倒性的气势!

        只有东北大妞和大哥“你瞅啥,瞅你咋地!”可以跟咱申请一战!

        宁媛扔了香蕉皮,乱七八糟地想。

        严阳阳长得英气漂亮,一双大长腿。

        班里发的及膝裙,她穿起来就成了蝴蝶结背带短裙,看起来就像个偷穿小孩子的智障。

        她没好气地扯下楚红玉丢在自己脑门上的背带樱桃红长百褶裙,对镜子比了比,发现果然好多了。

        严阳阳哼了一声:“裙子多少钱,我不白拿你的,我有钱有票!”

        虽然节目表演里女生要穿红裙子,但可没说只能穿班级发的!

        楚红玉抬手把长发挽起来,也哼了一声——

        “侬看我像缺钱的?还想把我的裙子穿跑,节目结束了,洗干净了要还我的呀!”

        宁媛羡慕地,噢哟!

        这俩都是不缺钱不缺票的主儿,家里条件好,爹妈疼爱就是不一样。

        严阳阳被迫领了这个人情,没好气地边穿裙子边嘀咕——

        “辅导员真是脑子有坑,让我们准备的国庆节目居然是《让我们荡起双桨》,从小学唱到插队下乡,再唱到大学,真是没谁了!!”

        经典曲目《让我们荡起双桨》很好听,可……

        这是一部早年儿童电影《祖国的花花》的插曲!

        所以经济一班的女孩子和男孩子都要打扮得‘活泼可爱’,女生发了及膝裙。

        他们这帮大一新生,最小的17岁,最大的25岁,这特么还要带红领巾扮演儿童?

        不,那是扮演弱智!

        宁媛大眼弯弯,换上了学校发的背带蝴蝶结红裙:“让我们荡起双桨……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不是很好听吗?”

        一直传唱几十年的经典歌,其实挺好听的!

        楚红玉也拎着及膝背带裙子换了起来,娇软地轻哼:“辅导员没让我们唱电影主题曲《我们的祖国是花园》提着裙摆转圈圈就很好了。”

        三个人一想一群成年人穿着背带裙提着裙摆,摇头晃脑活泼可爱地转圈圈,齐唱——

        “娃哈哈娃哈哈,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大姐姐你呀快快来、小弟弟你也莫躲开……娃哈哈娃哈哈……”

        她们顿时虎躯一震,脸色一绿。

        这是智障到能骂脏话的程度!

        隔壁宿舍的女生们走过门口,探头朝宁媛打了个招呼:“宁媛,你们宿舍换好裙子没,一会要排练,听说今晚国庆节目后,要停课军训一个月!”

        宁媛是经济系一班三个宿舍里人缘最好的。

        她一听,眼睛就亮了:“军训终于来了?!”

        她还以为这年代上大学不用军训呢!

        楚红玉往自己发鬓边别了个红色发卡,睨着宁媛:“宁宁,侬又想趁着军训卖什么呀?”

        她就没见过那么沉迷于拣摊儿的小姑娘。

        新生刚报到第二天,就不知道她哪来的门路,倒腾来了好些被子、床品摆在新生宿舍底下卖。

        本来以为这年月大家读书都自己背铺盖卷,没人买她的东西,结果卖得还不错——

        总有人不想要旧铺盖或者没来得及买的!

        过几天,宁媛又开始在宿舍上下卖文具甚至卫生带。

        她甚至被保卫科逮住一次,又让一个退休的老教授保出来了。

        不但保出来了,她当小贩,只要不钻男生宿舍,宿管和保卫科居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楚红玉想,噢哟,两广小妹背景不简单啊。

        宁媛裂开小嘴儿一笑,眼睛亮晶晶地盯着楚红玉亮晶晶的亚克力发卡:“看破不说破,红玉姐,你的发卡哪里买的呀,新世界百货商场?”

        楚红玉比宁媛大一岁,曾经在银行工作,后来又考了大学才辞职。

        她和严阳阳这个死对头,都喜欢逼着宁媛叫自己姐姐。

        谁让这丫头脸太嫩,个子不高,叫姐姐的时候声音甜得很。

        楚红玉顺手摘下来,别在宁媛发侧:“这是外贸货,侬没门路是进不到货的啊。”

        宁媛一扭小圆脸,看着镜子笑了起来:“真好看!”

        要是能仿制就好了。

        可惜现在的粤省工厂还很稀少也没技术,沪上的工厂有这技术,做出来也不会内销。

        现在外汇吃紧,好东西都得出口换外汇。

        楚红玉瞧瞧宁媛,忽然伸手把脑后的她大辫子拆了,绑了个半扎发的公主头,再强行给她小嘴上点了些口红。

        她这才满意地笑了笑:“看,洋气的呀,你以后有空,要把头发多放下来,像外国的洋娃娃!”

        宁媛看着镜子里自己——

        大波浪的乌黑卷发散在肩膀上,半扎了头发,大眼睛小嘴巴、背带蝴蝶结小红裙,还真有点像……上辈子小姑娘们管这种叫啥……

        哦,洛丽塔风格。

        她很不习惯:“怪怪的,我还是扎辫子吧!。”

        自己心理一把年纪了,被楚红玉倒腾这造型还真不习惯!

        “不许拆,是洋气好看,现在都开放了,这么打扮又不过火,多好看!”

        严阳阳又难得和楚红玉意见一致一次,大喇喇地伸手环住宁媛的肩膀。

        她就喜欢宁媛这种生机勃勃,爱钱直说的坦率性子,对京城大妞的胃口!

        “走啦,集合了!要彩排了,今晚我们就要登台唱儿歌!”

        严阳阳和楚红玉就这么半架着半拖着宁媛去了礼堂。

        她们几个算来晚了,一进大礼堂,就看见整个大一新生都齐聚在这里。

        还有礼堂第一排除了几个眼熟的系领导、老师、辅导员,还有……一整排军绿色。

        “听说是咱们明天的教官,咱们今晚也会表演给他们看。”几个人坐下,严阳阳热切地看着那一排军绿色。

        她也是大院出身,特想去军校。

        家里这一代只有她一个女娃娃,当然不会同意,除非去文工团。

        严阳阳坚决拒绝参加都是娇小姐的文工团,最后也来了复大。

        宁媛也没在意,拿着小本本盘点自己开学后赚的钱,点点头:“哦。”

        直到……

        “彩排开始前,让我们欢迎总教官上台发言,展现他们的风采,同学们鼓掌!”

        戴着黑框镜片的系主任激昂地道。

        “同学们好。”掌声后,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宁媛下意识地猛抬头,就看见了熟悉的高挑清冷人影站在讲台上。

        lwxs.net      biqudus.com      yueshuba.com      hqshu.com



        biquge111.com      xiaoshuoshu.net      lwxsw.org      5ixs.com



        shoufashu.cc      shumitxt.com      qcxs.net      dushu36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