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175章 我也是背后有人!

第175章 我也是背后有人!

        方阿叔眼底精光再现,却只把目光停留在那只镯子上。

        他拿出单眼目镜,举起镯子对着光细细地端详:“金镶伽楠香木嵌福字手镯……"

        好一会,他放下镯子看向宁媛,眼神幽深:“这跟以前宫里清太后的金镶伽楠香木嵌寿字手镯竟是一对儿,老柳还真是没说错,你手里货源很不一般。”

        宁媛甜甜地笑了笑:“方阿叔客气了不是,您看在柳阿叔的面子上,又是给找做被褥的货源,又是找文具的货源,我总要对得起你的信任。”

        从去年底开放的文件下来,私人做小买卖越来越多。

        总有能耐人收购到布票、棉花和那些文具。

        方阿叔就是柳阿叔介绍的门路很多的杂货铺老板,他什么都卖。

        她离开县里之前,柳阿叔手下的矮胖子找上门,还想爬墙进来,结果差点被阿黑咬死,吓的屁滚尿流。

        她才知道,柳阿叔想她走之前一面。

        她去了。

        一处干净的小院子里,柳阿叔拿个四角桌摆了茶台,给她倒茶。

        他说:“之前一直不知道小妹子你叫什么,是我之前想岔了,今后如果小宁你愿意,我把你当亲妹子,咱们以后要常来往合作。”

        虽然他用的是普通的瓷壶、茶也是粗茶,但四个搪瓷缸茶杯摆着,看着这架势还有点眼熟……

        宁媛秀眉拧了拧,想起来了……

        柳阿叔这样子有点粤省或者港府那边摆赔罪功夫茶的感觉。

        就是他根本不懂,完全这照猫画虎,嗯,不伦不类。

        她不动声色地接过茶杯,心里有了猜测……

        看来柳阿叔上线的上线只怕是粤港那边的人。

        宁媛接过茶,却没喝,突然手腕一横利落倒在树下——

        “柳阿叔,工夫茶不是这么冲的,要治器、纳茶、债茶、冲茶、刮沫、淋罐、烫杯、洒茶!”

        她上辈子为了帮李延招待同事领导,没少做功工夫茶,当然懂。

        柳阿叔虎躯一震,看着宁媛眼神更带忌惮。

        她一个小姑娘,怎么一副对这套港府社团“喝赔罪茶”架势很熟练的样子?

        她到底什么背景!?

        宁媛不晓得柳阿叔正在脑补,她直接地问:“柳阿叔,你之前不是挺恨我坏了你谋划的事儿,逼你大出血么?”

        她一直纳闷这件事。

        柳阿叔盯着宁媛,只觉得她大眼弯弯,依然是初见那个衣衫破旧的“单纯”小姑娘。

        就像他自己也不过是个简简单单,旧货市场摆摊儿收廉价古玩的普通小贩。

        但是,他不是普通的二道贩子,她当然也不是那个单纯的姑娘。

        面前姑娘出手就是好货、古玩上的见识、敢逼他大出血的胆子还有……那个杀气深重让人无力反抗的黑影。

        她明明该是个跟他一样混社会的,居然是高考文科状元,还是穿制服的家属?

        她甚至还懂港府社团的赔罪茶的手法!

        想不到小小县城居然藏着这样手眼通天的人物,还是个姑娘!

        不,她肯定不是一个人,一定有深不可测的一群人!!

        他们为什么找上他?

        柳阿叔谨慎狠辣也多疑,一瞬间就脑补了一大堆“水深不可描述”。

        他眯了眯细长的眼,示意胖子拿了一份卷宗过来,放在宁媛面前——

        “这是阿叔的诚意,小宁看了就懂。”

        有实力有背景有心机,这种人只宜结交,不好得罪!

        不过他本来邀请她来喝赔罪茶,就是为了结交她!

        宁媛不知道她已经在柳阿叔的疯狂脑补中,成为“背后有人”、深不可测的人物!

        只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大叔不回答她的问题,却来送诚意,他想干嘛?

        她接过了卷宗打开一看,瞳孔微缩!

        居然是那个勾结郑保国,警察在追捕的人贩子集团所有资料!

        甚至连他们潜藏在什么地方,上下线都是谁,手里绑架拐卖来的“货”关在哪里,居然一清二楚!

        柳阿叔笑着端了搪瓷缸喝茶:“这帮外省的蠢货,在咱们的地盘上撒野,还敢对小宁出手,我当然义不容辞要肃清风气!”

        宁媛合上卷宗,按下心里的狐疑,微笑看向柳阿叔:“柳阿叔,你说句实话,到底为什么这么帮我?”

        宁媛很清楚,面对柳阿叔这种人物,不能露怯。

        露怯说不定就能被看似憨厚亲切的大叔带人乱刀砍死!

        柳阿叔眉心拧了拧,她这是觉得觉得这点东西不够结交的诚意,又问这个问题?!

        柳阿叔看了眼胖子,胖子又恭恭敬敬地将一个信封递给宁媛:“这是孝敬宁姐你的。”

        宁媛莫名其妙:“……”

        大哥,你都快四十了吧,叫我姐也太顺口了。

        宁媛打开信封一看,是沪上一些联系方式和地址。

        柳阿叔露出憨厚亲切的微笑:“我知道小宁妹子不缺钱,我把沪上的人脉介绍给你,需要什么,他们都会想办法给你弄到手,你要卖什么,他们也能收!”

        宁媛:不……我缺钱,有严重的金钱缺乏恐惧症!

        为啥她每次一问柳阿叔为什么讨好她个路人甲,这帮人就如临大敌?

        仿佛她是什么地主恶霸,逼他们这群杨白劳送东西!

        虽然不知道柳阿叔到底在搞什么鬼,但他的讨好是真的。

        最终,她还是微笑点头:“那就谢谢柳阿叔了,我年纪小,认你当大哥不合适,你就把我当侄女儿吧。”

        这些沪上人脉,等她慢慢谨慎辨别,也许真有用处。

        “好嘞,那柳阿叔祝福我乖侄女未来前程似锦,发达了别忘了阿叔!”柳阿叔亲切地站起来,朝她伸手。

        宁媛也热情:“一起发财!”

        荣狗……荣队长并不知道自己冲冠一怒,让宁媛“深不可测”,宁媛自己也不晓得自己“背后有人“

        一老一少,相视一笑,握手宛如亲人,阴差阳错,各怀鬼胎。

        ……

        到了沪上之后,宁媛按图索骥,找到了方阿叔,方阿叔看了柳阿叔的信,接待了她。

        据说解放前方阿叔的家族曾经阔气到青红帮都要给面子。

        虽然现在家族早就没了,他也就是个老裁缝,但门路很多很牛,用沪上话叫老懂经。

        前面两次,她请方阿叔只是帮忙弄一些日用品来拣摊儿,他果然都做到了。

        他们也算钱货两讫,但是这次……

        宁媛大眼睛闪了闪,看着面前的方阿叔,笑容更灿烂了点:“方阿叔,你看这镯子能换什么?”

        方阿叔看着她,敏锐地发现她不是问多少钱,而是问能换什么,不过东西倒是好东西。

        他推了推老式圆眼镜,也笑:“你这个小宁啊,想换什么?”

        宁媛说:“我想换能用正常价格从沪上日化厂拿到食用香精的渠道。”

        方阿叔脸色变了变:“你知道这些东西都得有上头批条才能拿到的吗,不是个人能弄到的!”

        这不是钱能解决的事,这类化工原料,尤其是食品化工原料本来受大运动影响产量就低。

        这几年刚恢复过来,虽不是战略物资,但也只有批条才能拿,绝对不是个人能弄到。

        宁媛笑了笑:“就因为不是普通人能弄到的,我才来找阿叔!”

        方阿叔目光锐利地盯着她:“你要这些干什么?倒卖一般的吃喝拉撒的东西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倒卖化工原料是实打实的犯罪,会蹲大牢!”

        lwxs.net      biqudus.com      yueshuba.com      hqshu.com



        biquge111.com      xiaoshuoshu.net      lwxsw.org      5ixs.com



        shoufashu.cc      shumitxt.com      qcxs.net      dushu36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