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200章 原来她主动亲他是这个感觉

第200章 原来她主动亲他是这个感觉

        宁媛一愣,有些不自在:“还有人喜欢别人给自己找麻烦的?”

        荣昭南目光定定地看着她,声音清幽:“分人,是你,我就喜欢。”

        宁媛心跳有点加速,今天不狗、不犯直男病的荣公子嘴很甜,甜得她脸热。

        她别开大眼睛,轻咳:“那什么,咱们认识的时候就说了会互相帮衬的,你该回去了。”

        荣昭南看着面前的姑娘小脸粉融,不客气地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对象告别,会有晚安吻?”

        书上说了——goodbye    kiss。

        资产阶级的东西,也未必都是不好的,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宁媛被他一抱,小圆脸一红,紧张就要推他胸口:“这里是宿舍下面,你还是我名义上的表哥,要点脸!”

        他一个七九年末,八十年代初大直男,从哪里学来这些?!难道是因为小时候在国外长大,就学了这套?

        荣昭南没松手,反而按住她纤细的腰,不让她跑:“这是宿舍后门的小路,附近没人。”

        宁媛感受着他坚实如铁箍的手臂,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

        小狗不吃点甜头,哪里会放手。

        她轻咳一声,忽然:“那你低头,闭眼。”

        荣昭南心情很好地闭上眼低头,不一会,就感觉眼睛和脸颊上都有湿润软嫩的触感。

        姑娘的嘴唇又软又香,能亲到人心底,四肢百骸都是奇怪的轻飘飘的感觉。

        荣公子被亲得像被施了定身法。

        宁媛趁机推开他,一溜烟跑了,免得小狗变狼!

        只留下荣公子在神游回味。

        许久,他轻飘飘地骑车回了宿舍,洗澡完了躺在床上,手里的原文书都看不进去。

        索性把书盖在脸上,油墨的香气蔓延,薄唇边弯起的弧度都没下来。

        原来,被姑娘亲两口,是这种感觉!

        虽然他逼着卷毛兔给自己亲的那两次的感觉也很好。

        可她主动又温柔亲他的时候,感觉更好……

        …………

        没两天,是全员打靶训练日。

        大部分人打百米靶都是直接脱靶,能上靶就不错了!

        惟独宁媛和另外两个男生直接十发子弹,都拿了九十环以上的好成绩。

        那两个男生都是退伍的,惟独宁媛,直接连教官们都震惊了,怀疑她到底怎么打的。

        宁媛说了以前插队那几年,跟着村里民兵打过靶,那时候她打枪的成绩就不输给民兵。

        这是大实话,打小她眼睛就好,能看到视力表最后一行!

        “你这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倒也没白长,天生瞄准器。”金阳很有些感慨。

        很多行当要天赋的,宁媛倒是个好苗子,不过谁也不会让一个复大娇滴滴的女学生去当狙击手。

        这事儿大家伙感慨一下也就完了,只有宁媛扭头悄悄抬起眼朝着靶场山上某处眨了眨眼。

        一直在山高处冷眼看着靶场,统计学生打靶总成绩的荣总教官,轻扯了下唇角,这卷毛兔倒是真没骗她,她确实打靶有两下子。

        那老式退役破枪都能打出90环的成绩。

        他不同意,也得同意教她打短枪速射了,找个时间吧。

        日落西山打靶归。

        宁媛打靶回来才洗完澡,就听楚红玉娇软的声音在外头响起:“宁宁,我刚才好像看见你养父母去了教职工楼,他们回不回去找唐教授去了?”

        宁媛眉头皱了下,只能匆匆擦了下头发,换了一件裙子准备下楼。

        他们去找唐老和夏阿婆想干什么!

        楚红玉看着她匆匆忙忙头发有点乱的样子。

        她随后拿了之前那一枚红色亚克力发卡别在宁媛潮湿的发鬓边,“小姑娘要有腔调,不要乱了自己阵脚。”

        校报上已经有了新闻系学姐写的——恶毒养母逼卖复大养女之类的批判文章。

        楚红玉和严阳阳作为她身边的好友,更不会对宁锦云他们有什么好脸色。

        宁媛拍拍她的手,示意她放心:“知道了。”

        宁媛匆匆出门,直接踩了自行车就往教职工宿舍楼去。

        果然,她冲到教职工楼下,匆匆停车,正打算去找唐老,就差点撞着个人。

        “小心点!”对方一把扶住了她胳膊。

        宁媛一抬头,就看见于强,他站得太近了,近到能让宁媛觉得不舒服。

        可他堵在楼梯口,她进不去。

        宁媛退开一步:“抱歉,你能让一下路吗?”

        于强看着面前比自己小了十岁的小姑娘,她今天没扎头发,一头及腰的长发打着漂亮的大卷散下来。

        还有点湿漉漉的,他这个距离就能闻见她嫩生生的身体、长发都有一股很好闻的植物花香。

        姑娘耳边的红色发卡和紫白格子苏联式布拉吉连衣裙,都让她看起来像一朵新鲜娇软的花朵。

        于强有些凸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怪异的光:“小宁啊,又来找唐老和阿婆啊?”

        宁媛忍着不耐烦:“是。”

        于强忽然笑了笑:“小宁长得漂亮,但态度不要这么差嘛,有空去我家坐坐,我家阿妈做的生煎包很好吃,也卖得很好。”

        宁媛面无表情地看着于强有些长的马脸:“你们又想干什么?”

        于强叹气,一点都没让路的意思:“小宁啊,大家都是左邻右舍,冤家宜解不宜结,你这么说可不好呀,我们一家都希望你们能去我家做客。”

        宁媛有点恶心,危险地眯起眼,真是给他脸了!

        忽然一道清越的男音响起:“是宁媛吗?”

        然后于强就被人从背后扯了一把,一个踉跄,被迫让出楼道来。

        宁媛这才看见站在他身后,穿着蓝色条纹衬衫,文质彬彬的俊朗成熟男人。

        她一愣:“唐科长?”

        唐钧冷冷地看着于强,朝她点点头:“你爸爸、妈妈已经在唐老教授这里等你了。”

        于强看着一个干部模样的男人盯着自己,也不确定对方什么身份。

        “哼!”他冷哼一声,又看了宁媛一眼,转身向二楼走了上去。

        宁媛对着唐钧客气地道:“谢谢你。”

        唐钧眉心拧了拧:“那个人是谁,你爸爸、妈妈知道他对你心怀不轨吗?”

        宁媛一愣,倒是没想到他这么直白,摇摇头:“他家住在二楼,跟唐爷爷和夏阿婆起过冲突,不过这是学校,他们也不敢怎么样。”

        唐钧有点不赞同:“你一个女学生还是要小心点,最近治安不是太好。让宁师傅知道的好点。”

        宁媛不咸不淡地点头:“我心里有数。”

        说着,她皱眉看向唐钧:“唐科长为什么会在我爷爷这里?”

        唐钧说:“宁师傅想来感谢唐老教授,我以前也是复大的学生,就带他们来了教师楼。”

        说着,他有些好笑又无奈:“你小小年纪,就不要叫我什么唐科长了,你又不求我办事,还是叫我唐大哥吧。”

        他爽朗感干脆,倒是叫宁媛有些不好意思。

        人家才给自己解围,也是一片好心,年纪身份也在这里。

        “唐大哥。”她轻咳一声,然后跟着唐钧进了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