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212章 绑架的真相

第212章 绑架的真相

        唐钧忽然从后视镜里看着宁竹留,轻叹:“我本来想当个英雄救美的英雄,让小妹对我亲近一点。”

        他顿了顿,微笑道:“那天能陪着她去医院看伤的话,我们当晚就能当夫妻,第二天领证,宁叔现在就已经是我岳父了。”

        宁竹留一愣,不动声色地道:“嗯。”

        唐钧淡淡地道:“可我想不到,小妹居然防身术学得那么好,倒是让我的计划落空了,怎么,伯父认识什么军队里的人教过小妹吗?”

        不知道为什么,宁竹留在这话里又听出了试探的味道。

        宁竹留皱眉:“小妹不是在军训吗?你知道的,她们那班小姑娘要在学校军训大检阅上表演。”

        唐钧眯了眯眼,不知道在想什么:“是么,那小妹可真是很有天赋,那些招式都是老练侦察兵要人命的杀招,我还以为军队里的高人专门指点过她。”

        宁竹留想了想,摇摇头:“小妹最多就是插队的时候,参加过民兵组织的训练,听说她打靶准头很好。”

        小妹插队之后,倒是经常给他写信,寄她在乡下攒的几斤黄小米回家,他偶尔也会回一封。

        但小妹忽然和那个京城下放分子领证之后,就再没有写信回家过,大概那时候开始,小妹就脱离了他的掌控了。

        唐钧看着宁竹留也不像说谎的样子,微微一笑:“嗯。”

        他又看了眼车子右边的后视镜,确定后面无人跟踪,又一打方向盘,向更破旧的小路开了进去。

        宁锦云这辈子第一次坐小轿车,闻不惯里面皮革味道,本来就有点头晕。

        她纯粹靠精神高度紧张,才没马上晕车。

        但现在开了一个多钟头,在小路上七扭八转,宁锦云实在头晕恶心。

        她白着脸,捂着嘴:“唐……唐科长……到了没有?我……我有点忍不住了。”

        唐钧一踩刹车,停了下来:“到了。”

        下了车,宁锦云马上扶着树大吐特吐。

        还好有冰冰凉凉的江风吹过来,让她整个人都精神了点。

        江风?

        她一愣,抬头看去,就看见不远处宽阔的江面:“这不是黄浦江吗……”

        汽笛声从江面上传来——“呜——”

        宁竹留也下了车,他倒是适应能力很强,一点没有晕车的感觉。

        一下车,他也四处打量了一下,看着到处都是仓库和破旧屋子的样子,不禁皱眉:“小唐,你住这里?”

        周围好像都人烟稀少啊!

        唐钧关上车门:“这里是滨江,离市区有点距离,有不少码头,一般人也进不来,我曾经以在这里工作,管着个仓库。”

        他淡淡地看了宁锦云一眼:“小妹醒了想必会哭闹,总不好去人多的地方关着她。”

        宁锦云拿手帕擦了擦唇角,忍着头晕不耐烦地道——

        “就是,你担心什么,也就关小妹几个月,等她大了肚子,有了唐科长的孩子,少不了咱们的好处。”

        这里好啊,这种地方,根本没有人能找过来!

        最合适关押宁媛那小贱人了,死了,往江里一扔,都没人发现。

        唐钧去打开了仓库的门,笑了笑:“咱们带小妹进来吧,彩礼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们拿了彩礼就可以回宁南了。”

        宁竹留心里总觉得很奇怪,唐钧怎么好像干这种事干得很顺手的样子。

        但他还是去把关在后备箱昏迷过去的宁媛给抱起来,跟着唐钧进了仓库。

        这仓库似乎堆了很多废旧的破木头、一些完全锈蚀的轮船零件。

        还有一些不知道什么机器损坏了的零件,散发着一股子铁腥味,叫人闻着不舒服。

        再看着破旧墙壁上贴着的繁体字,甚至一些封条日期。

        这仓库看起来几乎是从解放前到现在三十多年都没什么人动过。

        仓库的尽头,有几间办公室。

        唐钧打开之后,宁竹留和宁锦云这才注意到里面居然隔成了好几间房。

        倒是比外头干净整洁了不少,里面还有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穿着旧工人装的男人。

        “唐哥。”男人起身,朝着唐钧点点头:“里面已经准备好了。”

        说着,他打开门,宁竹留把宁媛放在了最右侧的一间房里的床上。

        唐钧看了一眼工装男人:“阿忠,把人捆上。”

        叫阿忠的男人拿出了麻绳,利索地把宁媛的手脚都捆上了。

        看着宁媛昏迷中苍白的面孔,宁竹留皱了下眉头,看向唐钧:“有必要吗,小妹晕着?”

        唐钧微笑:“宁叔,你知道小宁会防身术,总不希望我们今晚圆房的时候,她到时候打倒我跑了吧?”

        宁竹留迟疑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老觉得不对劲。

        但唐钧已经领着阿忠离开了房间。

        宁竹留和宁锦云只能跟着出去了。

        一出门,宁锦云不安又不耐烦了:“唐科长,一千块什么时候给我,我还要搭六点半赶回宁南的火车。”

        时间久了,她怕复大报警后查到她头上。

        宁竹留皱眉看着宁锦云:“你说什么呢,不是说好等小妹和小唐圆房领证了之后再走吗?”

        宁锦云冷笑一声:“你还想等你和白锦的野种的喜酒喝啊,别做梦了!”

        已经完全不想演了,她已经忍得够久了。

        宁竹留一愣,只觉得无比的荒谬:“你在说什么,小妹什么时候成了我和白锦生的?!”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背着我睡一起了?哈!”她目眦欲裂地瞪着他。

        宁竹留窒了一下,这婆娘怎么会知道?!

        宁锦云得意地冷笑一声:“骗我养了你们的小野种那么多年,还想捧你们的小野种当沪上的干部夫人?我告诉你,做你的大头梦!”

        她心里压抑了满满的被至亲背叛的恨意,此刻,已经不在乎跟宁竹留撕破脸。

        当着外人的面被揭了老底,宁竹留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忍着怒气:“你在瞎扯什么,我都说了小妹不是我的私生女,你不信我还不信你娘?”

        宁锦云一听,更恨了,咬牙切齿地尖叫——

        “那个杀千刀老不死的,还说什么宁媛那小贱种是宁家主家的孩子,放屁,主家的孩子能流落到她的手里?!”

        她越想越痛恨:“那老东西从来就认为大姐比我聪明,更疼她,帮着你们隐瞒小妹是你们私生女的真相!”

        宁竹留听得头痛,胸口气得一起一伏:“你这疯婆子到底在闹什么,想干什么?!”

        宁锦云扬眉吐气,冷笑:“跟我有什么关系,是她得罪了京城的贵人,有人要她的命,唐科长会解决掉你们的小野种!”

        宁竹留一僵,猛地看向唐钧:“小唐,你……你不是要娶小宁吗?”

        唐钧正在抽烟,拿着火柴点了根烟,随意地道:“一个残花败柳,玩玩可以,娶就没必要了,都是男人,宁叔应该明白。”

        宁锦云恶意满满地冲着宁竹留说:“我要不骗你给宁媛找了个好婆家,你怎么可能会跟我来沪上?"

        宁媛这个小贱人,奸诈得很,只有自己来,她肯定不会见自己!

        她看着宁竹留不敢置信的脸,嘲讽地道:“你可是从小护着她的好‘爹’,她肯定会见你,跟你父女情深,我才有机会把她交给唐科长处置!”

        看宁竹留还敢一直嫌弃她不长脑,说她蠢,说她冲动!

        看,她多聪明,多有心机,让宁竹留亲自把他和大姐私通生的小贱种送上绝路!

        宁竹留憨厚的脸上变换了好几种脸色,近乎凶狠的一拳头打向宁锦云:“你个又毒又狠的蠢货!敢利用老子?!”

        宁锦云没想到宁竹留居然说动手就动手,尖叫:“你又打我!”

        说着,她连滚带爬地忙冲到唐钧和老忠面前:“唐科长,快给我钱,我要回宁南,跟这个畜生离婚,这日子我是一天过不起下去了!”

        唐科长说了事成会给她钱,就她等着拿了钱,回宁南就和宁竹留这个王八蛋离婚!

        她早就决定叫宁竹留——人财两失,赔了女儿又赔钱!

        可她还没冲到唐钧面前,阿忠手里一支黑洞洞的枪口就顶在她脑门上。

        “咔哒!”一声,枪支上膛。

        宁锦云僵住了,惊恐又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唐……唐……”

        唐钧吐出烟圈,朝着她微笑:“啊,我忘了告诉宁叔和宁婶,你们一个都走不了,你们和小妹一家人,都要整整齐齐的。”

        ……

        房间里,睁着眼,听完了房间外一出大戏的宁媛,没什么表情地扯了扯唇角。

        唐钧这种人,怎么可能在冒了那么大风险把她从复大搞出来之后。

        还留下宁锦云和宁竹留这两个可能会导致他被抓的关键证人。

        肯定是要灭口的,宁锦云这蠢货是在与虎谋皮!

        她慢吞吞地坐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被绑住的手和脚,然后屈膝,从鞋底摸出来一个刀片。

        她端详着闪着寒光的刀片。

        上辈子,她都没见过这一出破事。

        京城里,是谁那么毒,能让唐钧这种人物出手——

        从宁南到沪上,从宁锦云、宁竹留到于家,使出这种一整套的连环计算计她个路人甲的命?

        搞出那么大的阵仗,连枪都用上。

        自己哪怕这辈子也都没和京城的人接触过,别说得罪人了。

        那答案就很简单了——

        不是荣昭南那个祸水身边的人,就是他的死对头。

        宁媛微笑着开始尝试割自己手上的绳子,心里非常的——草泥马!

        男人,尤其是好看还身份不俗的男人,果然都是祸水!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