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235章 荣大佬,你是不是闷骚

第235章 荣大佬,你是不是闷骚

        宁媛大眼眨了眨,这才想起来——对哦,荣昭南既然是负责接待宁大少的人。

        按照他的个性,怎么可能没查过宁家的情况。

        她一倾身,大大方方地在他形状优美的薄唇上“吧唧”亲了一下。

        想了想,她干脆又“吧唧”“吧唧”“吧唧”给他俊脸上左右开弓外带脑门各亲一下:“呐,报酬加倍。”

        荣美人这副几十年后能当娱乐圈顶流的一张小白脸,她亲了也是她赚不是?

        亲完,她就看着荣昭南被亲得有点懵,愣了好一会,然后居然耳朵红了。

        宁媛:“……”

        靓仔,你抱我去浴室看你脱光光洗澡,你扒拉我裤子的时候,也没瞧你脸红,肆无忌惮又骚气得很。

        亲你两下,你在脸红个毛线?

        莫非阁下是闷骚那一挂的,自己主动撩人压人都可以,别人主动撩你就受不了?

        荣公子果然别开了脸,一副——哎呀,她居然真亲过来了的样子!

        他维持镇定高冷的样子,轻咳一声:“宁家两房,老爷子瘫痪前是荣家掌权人,生了有两个孩子,也就是现在荣家两房。”

        “长子宁正坤六十岁,现在是荣家的实际掌权人,生了一子二女,次子宁正廷是港大校长,生了五个儿子。”

        他顿了顿:“但是宁正坤的小儿子宁秉风,却没有被他选为荣家下一任接班人,反而选了老二宁正廷的长子宁秉宇栽培,当下一代接班人。”

        这也是为什么宁秉宇会来沪上的原因。

        宁媛听得秀眉紧拧:“这……一听就感觉宁家内部很复杂,怕有争产风波。”

        不培养自己儿子,反而培养弟弟的儿子当接班人,谁会这么大公无私?

        荣昭南点头,神色淡淡地说:“宁家从解放前就在海外有生意,到现在遍布海内外。”

        “北美的码头、中东的油田,港府的地产……这么庞大的利益面前,别说兄弟了,父子相残也是正常。”

        宁媛心情是既高兴又担心。

        刚才一直和他胡扯八道什么小说情节,其实是因为她心里挺没底的,情绪有些混乱。

        盼了两辈子了,她死都死过一次了,现在可能马上就找到亲生父母,却又忍不住想——

        为什么他们遗弃自己,是因为不想要女孩吗?

        还是因为别的原因,不得已?他们真的会喜欢她这个没有在身边长大的女儿吗?

        宁媛心情复杂,欢喜与忧伤都看在荣昭南眼里。

        他轻轻拍拍她的背:“那些所谓的港府豪门之中情势复杂,我会帮你再打听清楚,宁家之中有什么矛盾或者麻烦没有。”

        宁秉宇人都已经在沪上了,不着急。

        就算宁秉宇回港府了,以后自己也会经常和宁家打交道,主动权在自己和宁媛手里。

        优势在我方,不打无准备的战役!

        宁媛心情缓和了不少,点点头:“嗯!”

        荣昭南吃完了红糖鸡蛋糖水,随后就送宁媛回了她的宿舍。

        宁媛站在自己宿舍楼下,看向荣昭南,大眼弯弯:“我和爷爷阿婆的店后天开张,你来吗?”

        荣昭南清冷的眼底闪过温柔:“不忙的话,我会去。”

        他不但会来,还打算给她一个惊喜,不过现在暂时保密。

        ……

        宁媛第二天又找时间去了一趟方阿叔的裁缝铺子。

        她之前其实跟方阿叔一直保持着电话联系——方阿叔家门口就是一个公用电话亭。

        宁媛在学校公用电话打出去,都是他的人接的。

        这次方阿叔终于派了两个伙计驮着一包包的东西,踩着三轮车把宁媛送回了学校。

        那只伽楠香古董手镯子就留在了方阿叔手里。

        也算大家皆大欢喜。

        到了新店开业前一晚,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宁媛站在门口的一面贴在墙壁的镜子前,左右转了下自己的小圆脸。

        然后,她开始尝试用楚红玉送的口红涂嘴巴——

        “阳阳,你说我要是妆化浓点的话,会不会能像红玉姐一样成熟漂亮?”

        明天她的门店开业的日子,她试图想让自己看起来成熟点。

        严阳阳正在背英文,看了她一眼,摇头:“不,你这样只会丑得别具一格。”

        宁媛:“……严大姐,你老爱说这种大实话,好吗?”

        说着,她转身打算问楚红玉的意见。

        谁知道楚红玉刚好拿着衣服准备到镜子前换上,宁媛一转身,两人撞一块。

        眼前的细腰丰胸的压得让宁媛一惊,差点鼻血都要出来,她是女的都受不了这诱惑啊!

        楚红玉一边换上衬衣,一边瞧着直勾勾看自己胸的娇小姑娘,懒洋洋地笑:“侬看什么呀?”

        宁媛老老实实地羡慕:“楚玉姐,你身材真好,波涛汹涌。”

        不像她,打牌一对a,再挤挤,勉强算一对b的小桃子。

        楚红玉看着她自己涂了个大红唇,一挑弯月细眉:“咱们每一个小姑娘,都各有各的腔调,晓得伐?”

        她顺手拿了手帕替宁媛擦掉嘴上过多的口红膏体——

        “你长得娇小可爱,不合适涂得那么浓,再过些年你就知道,男人们都喜欢单纯又嫩的长相。”

        宁媛扯扯唇角:“我管男人喜欢什么,但我喜欢像你和阳大姐一样,美得看起来很不好欺负。”

        男人们喜欢的娇小、幼态、单纯三个词翻译过来就是一句话——

        兄弟们,这女的看起来又好骗、没社会经验,好拿捏,好欺负、好控制,谁弄到手赚了!

        比如于强母子,怎么会选择她下手?

        他们也见过楚红玉和严阳阳这样不同风格的大美女经常和她一起出入唐老家。

        按理说于强母子一直比较喜欢沪上本地姑娘,认定女大学生被强暴了不敢声张。

        他们在根本不知道楚红玉背景强大的情况下,楚红玉这个沪上的姑娘,才是他们最应该选择的目标。

        于强母子却本能地就先排除了楚红玉这个本地人,直接对自己下手了。

        无非就是楚红玉长了尖下巴一张妩媚艳丽,却不好惹的美人脸。

        鬣狗们都知道看人下菜!

        楚红玉一愣,左右开弓地揉着宁媛的小圆脸——

        “宁宁倒是清醒,不过单纯、可爱、幼嫩这几词在特定时候也很有用,比如你——扮猪吃老虎的时候。”

        宁媛的小脸被她揉成一个包子脸:“哦!也对!”

        到底是楚红玉,提醒了她一件事——单纯无害天真可以成为自己的掩护色!

        当初在县里她不就是靠这个骗过了柳阿叔吗?

        扮猪吃老虎,做买卖的时候只要自己不是猪,而是猎人就好了!

        楚红玉松了手,拿了化妆品帮宁媛描画:“不同的美,有不同的效果,要善用所长。”

        不一会,宁媛就看着镜子里自己小圆脸皙白细腻,眉目精致,大眼红唇,长卷发散下来,竟有点邱淑贞的港风美人的范儿。

        她忍不住对着镜子左右看看,感慨:“红玉姐的手艺真好,明天开业我就化这样的妆这样去!”

        她两辈子除了会涂点口红,完全不会化妆。

        楚红玉伸手给宁媛看自己手里印刷着英文的精致铁盘——

        “这个明天借你,它叫粉饼,是外贸货,比扬州国营二厂的盒装鸭蛋粉好用,这粉压实在小铁盘里不会散出来。”

        说话间,丁兰抱着干衣服进门。

        她眼睛一亮,伸手就从楚红玉手里拿过了那个盒子:“红玉姐姐这是什么好东西,可以给我试试吗?”

        她自来熟地打开盒子,拿了里面的粉扑对着镜子擦了起来,惊叹——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粉,又轻又薄,红玉姐你有钱,送过宁媛发卡和裙子,能把这个用过的擦脸粉送我吗?”

        说着,丁兰眼巴巴又看向宁媛:“宁媛,你说对不对?“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