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250章 骗一骗,十年少

第250章 骗一骗,十年少

        宁媛有点无奈,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行了,表哥,走吧。”

        陈辰的车其实停得一点都不远,就在不远处等着。

        荣昭南转身,朝着欧明朗几个人淡淡地点头:“辛苦你们照顾宁媛。”

        严阳阳点头如捣蒜:“总教官出差放心,我们肯定照顾好宁宁的!”

        荣昭南对着欧明朗笑了笑,转身上了陈辰开停在不远处的吉普车,扬长而去。

        欧明朗眉心拧了拧,看着宁媛:“小宁,你怎么……”

        他看了眼一边的严阳阳和靳边疆没说话。

        倒是靳边疆非常识趣地轻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问严阳阳:“我想起来你们的合同还有些地方要再和你单独确认一下。”

        严阳阳是个直性子,点点头:“行,前面有个小凉亭,坐那先看看。”

        说着和宁媛打了个招呼,就率先带着靳边疆过去了。

        靳边疆看着严阳阳目送远处的军用吉普车消失,他笑了笑:“你很喜欢军人?”

        虽然那位总教官说他早就退伍了,但严阳阳对他总多有赞美。

        严阳阳嘿嘿笑了笑,有点不好意思:“我刚给总教官身边的大哥送了一封情书,他好像没认出我。”

        靳边疆拿着资料的手一顿,转眼看着她,慢慢地问:“你喜欢他?”

        严阳阳想了想:“陈辰大哥身手很好,人也高大精神,没人不喜欢那样的汉子,可惜他情书收得太多,都不认得我。”

        说到最后,严阳阳有些无奈。

        靳边疆勾了下唇角:“那是挺可惜的,而且,看样子,他是总教官身边的人,不太可能常呆咱们学校。”

        严阳阳大马金刀地坐下来,抱着胸,叹气:“是啊,看样子我的爱情不容易实现,要多找几个目标才行。”

        她常年练习舞蹈,不缺吃喝,个子高,身条一看就是舞蹈生,哪怕做出这种粗鲁的动作,都自有一种洒脱舞蹈感。

        靳边疆看着她,微微一笑:“你喜欢什么样的目标,非要军人不可吗?或许我能帮你?”

        严阳阳认真地点头:“我想参军,家里不让,那我只能找个当兵的。”

        靳边疆想了想自己参军的可能性,再想想自己八百度的近视和自己已经25的‘高龄’,基本等同于没希望。

        他随后笑了笑:“一辈子的事儿,你可真草率,何必非要找个当兵的,你自己也可以去当兵,人生寄托在别人身上不可笑吗?”

        严阳阳性格要强,但此刻却叹气:“我自己就是文工团出来的,我家里卡着呢,不让我去。”

        靳边疆略沉吟了片刻:“那如果我能帮你呢?”

        严阳阳马上眼睛一亮,伸手就抓住靳边疆的手:“师兄有办法,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靳边疆挑眉,清朗的眼睛弯了起来,眯着眼笑的时候有点像志怪画册里的狐狸书生:“真的,什么都答应,绝对不后悔?”

        严阳阳马上伸出小手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靳边疆看着她这幼稚的行为,可眼睛里都是认真,伸出手指和她拉钩:“一百年不许变。”

        严阳阳笑得很开心,师兄真是好人!

        靳边疆也笑得很开心!

        但下一刻,靳边疆忽然反手将她手指全都扣在手里,十指相扣地按在桌子上,微笑着问——

        “师妹要反悔的话,我会自己来拿报酬哦,你知道我是学法的,最讲究公平。”

        靳边疆眉目弯弯,笑容温存得让严阳阳觉得有点脊背发冷,也没注意被人抓住手的姿态多暧昧。

        但下一刻她挺直背脊,一拍胸膛:“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靳边疆笑容恢复了平常温和的样子:“好的,我们先来看一下你和宁媛她们的这份合同需要增加的细节吧。”

        严阳阳同志完全没想到未来法学界大佬其实是个坏人,于是干脆地应了个不平等协议。

        ……

        那头一只狐狸在骗大马猴,这头欧明朗单独和宁媛呆一块,他眉毛皱得能夹死苍蝇——

        “小宁,你不是和荣昭南分开了,怎么又和他搅合到一块了,他不是好人!”

        宁媛轻咳一声:“其实他也没什么坏心思呢……”

        这年代的大部分人都还算淳朴简单,荣队也就是想找她当媳妇儿而已。

        “小宁,人不能踏进同一条河流,同一个坑,他就算没坏心思,他家也是个火坑。”欧明朗真是心焦。

        宁媛心里挺暖的,知道他这是担心自己,拍拍他胳膊:“别担心,我没嫁进他家,是他入赘我家的,他名字还在我户口本上呢。”

        她当然知道和荣昭南在一起很危险,之前差点小命完蛋,不过她自己身上的麻烦也不少。

        还能咋地,将就着过呗,而且主席说了,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都会被打倒!

        宁媛认真地看着欧明朗:“我已经决定和他在一起,明朗,你是我朋友,咱们有一起创业的交情,我不求你喜欢他,但不要诋毁他,除非你有证据,证明他对不起我。”

        没人规定自己的朋友必须喜欢自己的另一半。

        欧明朗看着她,心情有点复杂,他也说不上为什么复杂。

        只知道好友提到那个男人的时候,换了一种语气。

        和以前在县里不一样了。

        欧明朗无奈地揉了揉脸:“行吧,我尊重朋友的决定,去羊城的车票,我已经买好了,本来是来你宿舍找你的,刚好楼下撞上你舍友和师兄了。”

        也算巧合,他在楼下托舍管阿姨叫人的时候,遇到宁媛舍友下楼来见她师兄。

        然后走了一会,就看见她和荣昭南钻小树林出来。

        几乎所有的大学都有小树林,交大也不例外。

        一看他们钻出来那眼神拉丝的样子,是个人就知道小情侣在里面干嘛来着。

        他心里有点闷闷的,但很快就把这种闷闷的感觉归纳为——嗯,怕好友被骗了。

        “谢了,不过你真的要跟我去羊城吗?”宁媛有些纳闷。

        上次和欧明朗谈妥了,让他不要把自己可能是宁家当年遗失小女儿的事告诉宁秉宇,同时提了一嘴要去羊城的事儿。

        欧明朗麻溜地就说他跟她一起去,作为隐瞒她身份的条件。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