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256章 你究竟有几个好哥哥

第256章 你究竟有几个好哥哥

        宁媛到底没多想,简单地把这半年发生的事情简单跟宁卫恒说了。

        主要说自己家里发生的事,至于荣昭南……

        宁媛想起荣昭南现在对外的身份是没有直系亲属的孤儿

        ——无爹、无妈、无儿、无女、无亲兄妹。

        她只说自己在乡下认了个干爷爷、干阿婆还有个干哥哥。

        不过为了不叫人非议——对外称表哥。

        宁卫恒还沉浸在知道宁媛不是养父母亲生女儿,双方断亲的震惊中。

        陡然听到这一点时,眉心紧拧。

        下意识就觉得宁媛是不是太缺爱和关怀,被这帮所谓的新亲人蛊惑,不认养父母了。

        尤其是那什么干哥哥,怎么听都觉得不像好人,对小妹图谋不轨。

        但下一刻,听到养父养母牵扯到间谍大案里,养母死去,养父跳了黄浦江下落不明。

        宁卫恒彻底震住了,心中百味杂陈,不知是悲哀还是愤怒。

        他十一岁亲生父母因公殉职,被收养之后,宁竹留和宁锦云对他可以说用很好形容。

        几乎和对独苗宁卫兵一样好。

        那时候他已经很懂事了,知道养父养母对自己好是因为自己能带来好处。

        可他依然是感激的——有人愿意对他好,当他的家人。

        所以宁卫恒发现他有肉吃,穿着破烂的小妹妹却只能在边上含着手指眼巴巴地看着。

        他心里就不自在,给小妹妹一块肉,结果被养母看见。

        下一刻就见养母冲过来拧着小妹妹的耳朵,几乎扭着耳朵把她提起来骂。

        小女孩耳朵都要揪下来的凄厉哭叫声,让他更受煎熬。

        只能背着养父母偷偷给小妹妹吃东西,给她被扯裂的小耳朵上药,抱着她哄。

        这样的事总是在家里重复发生,小妹也越来越依赖他。

        宁卫恒从小就觉得是因为自己来了这个家,抢了小妹妹的爸爸妈妈,她才那么苦。

        后来,他十七岁按照政策去入伍,想着家里少了一个人吃饭,又多给家里寄钱,补贴养父母。

        小妹就能不那么苦了。

        谁知道,小妹的处境并没有什么改善,没读成书,顶替二妹去插队了。

        他以为这是养父母重男轻女,可又无法解释为什么父母对二妹比小妹好。

        他只能顶着养母的念叨怨愤,减少了寄回家的钱,偷偷给乡下小妹寄钱、寄吃的。

        可怎么都没想到,养父母居然不是小妹的亲生爹妈,还做下那么多足以被枪毙的罪行。

        宁卫恒整个人简直三观重塑,脸色都有些苍白。

        “大哥你放心,他们也不是你亲生父母,应该不会影响你的前途。”

        宁媛知道宁卫恒一下子接受那么冲击性的东西,接受需要一些时间。

        宁媛想了想:“但我建议,你还是改回原来的名字会更好,你的父母和你都不该牵扯间谍案嫌疑人。”

        大哥的亲生父姓卫,他本名姓卫恒。

        本来不该改名的,但宁竹留、宁锦云为了控制宁卫恒,要他一辈子记他们养他六年的恩情。

        所以连哄带骗,让十一岁的宁卫恒改了名字,叫

        宁卫恒沉默了一会,闭了闭眼,喑哑着嗓音:“好。”

        父母在西北的基地奉献了一生与年华,他不能让父母光辉的名字被污染。

        宁媛弯着大眼笑了笑,眼底却都是认真与坚定:“卫恒哥,你这辈子都会好好的!”

        他不需要再顶着宁锦云赐给他的“宁”姓,这是在玷污他!

        她的心里,甚至觉得就是因为宁这个姓,才害大哥早死。

        “啊,对了,我要去我车厢那跟我同学打个招呼,你去我那里坐吗?”宁媛说。

        她站在两节车厢连接处的车门口,已经看见欧明朗站在走廊上不放心地朝车门看。

        她站在车门和人说话的样子,被大白鹅看见了。

        如果不是因为担心行李,看见和她说话的穿军装,警惕的大白鹅就直接朝着她的方向过来了。

        宁卫恒点头:“我是和几个战友一起去执行任务的,我陪你过去一趟,然后还是得回自己座位上的。”

        宁媛知道他不能多说,也知道他一贯操心自己,要看看到底自己跟谁来的。

        她点点头:“好。”

        宁媛领着宁卫恒去了自己的卧铺车厢。

        看着一个俊朗的军人跟着宁媛这个“未成年精神病”,周围人都对宁卫恒投去了赞赏的目光。

        还是子弟兵厉害,见着个想拿人当苹果削的精神病也不怕不惧!

        宁卫恒莫名其妙地接受了一堆赞赏的目光,心里纳闷。

        转眼就看见自家小妹身边多了个高大白皙洋气的沪上男孩子。

        大概是气质养得好的缘故,欧明朗是那种就算穿着和大家一样的衣服,在他身上都很显洋气好看的人。

        宁卫恒一看欧明朗,眉心不自觉地拧了下。

        一男一女两个人一起去羊城进货……

        欧明朗已经知道宁卫恒,不,卫恒是宁媛的大哥了。

        他笑了笑,朝着卫恒伸手:“宁媛的大哥就是我大哥!”

        宁卫恒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客气地跟他握手,坐了下来。

        只有包厢里的其他几个客人,有些纳闷,这未成年精神病人怎么到处都是哥哥?

        这两哥哥看起来还不太熟的样子。

        卫恒看着宁媛,旁敲侧击地问:“珍珍也在沪上,她最近在家休养,你们关系那么好,怎么不叫上她一起去羊城呢?”

        小妹不和好朋友一起去羊城,却选择了一个男同学,他们是不是在谈对象?

        卫恒看着欧明朗的眼底就带上了审视。

        宁媛刚才简述里没有提到和唐珍珍决裂,但此时,听到卫恒提唐珍珍的语气,竟没加姓。

        她心里顿时警惕起来:“哥,你和唐珍珍有联系?什么时候开始的?”

        上辈子,大哥和唐珍珍会在一起结婚。

        是因为回城后,唐珍珍忽然从沪上来宁南,专门找她玩。

        结果那时候大哥也从沪上回来探亲,唐珍珍就看上了大哥。

        回了沪上,唐珍珍就开始倒追大哥,但大哥并不喜欢她。

        到了年底元旦的那天晚上,宁锦云一家子都去白锦家里过节了。

        家里只有回来探亲的大哥和她,还有……

        唐珍珍突然大包小包地出现在她家门口,给她一个“惊喜”。

        于是,那天晚上就成了三个人一起过元旦。

        结果,吃饭时,她被唐珍珍灌了一杯白酒,就醉死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大哥和唐珍珍莫名其妙地睡在了一张床上。

        大哥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还是娶了唐珍珍。

        两个人也确实好好过了一段不错的时光,如同寻常新婚夫妻。

        可后来,唐珍珍对自己的敌意几乎不再掩饰,对她冷嘲热讽,使绊子,两人彻底闹翻。

        唐珍珍坚决要求大哥和她这个没血缘的小妹断绝往来。

        大哥怎么会同意呢?

        最后,他们夫妻感情也受影响了,唐珍珍不肯随军,夫妻聚少离多。

        大哥长期在部队,参加抗洪抢险,牺牲的时候才二十九岁。

        最后连个孩子都没留下,葬礼之后,唐珍珍第二个月就转身嫁给她的领导。

        当时,唐珍珍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三个月了。

        对外说是大哥的遗腹子,还捞了不少国家对烈士遗孤的补贴。

        只有她知道,大哥都半年没回家了,那个孩子根本不是大哥的种!

        宁媛眼神阴沉,她不明白。

        这辈子,她都提前和唐珍珍决裂了。

        为什么……唐珍珍还会和大哥搭上关系!

        她给大哥寄的信里,是提到过自己有个好朋友叫——唐珍珍,是沪上人。

        难道唐珍珍就这么厚着脸皮,一回沪上就去卫戍军队,找她大哥?

        要知道,这时候,唐珍珍和大哥可从来没见过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