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281章 她现在想当连环杀人犯

第281章 她现在想当连环杀人犯

        荣昭南沉默了一下,用大夫看患者家属的怜悯眼神,说了两句让宁媛很想打他的话——

        “家属,节哀顺变。”

        “消防队来的时候衣服烧了大半,消防队灭火要喷水,收音机进水了。”

        宁媛眼神发直,捂住自己的心口,倒在了床上。

        电子元件进水,基本就毁了!!

        她悲愤交加狠狠地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拼命捶床,用极其嘶哑的嗓音嚎了一嗓子非常顺溜的话——

        “老娘艹那姓张的八辈儿祖宗,我要砍死他!砍死他!!!”

        这趟他妈的白来了!她的钱啊!她的货!!

        宁媛再忍不住地在心里爆了粗口!

        杀人算什么,她现在想当连环杀人犯,把那帮家伙全刀了!

        荣大夫补了一句刀:“姓张的匪首已经在停尸间了,死透了,不用砍。”

        宁媛恶狠狠地抬起大眼瞪他,嗓子却再说不出顺溜话来。

        这人就是劣根性,不用忍了,又开始喜欢捉弄她,看她笑话了。

        她索性抓了他放在一边的笔记本,随便翻了一页,用左手歪歪扭扭写了一行大字——

        “你幸灾乐祸个屁啊,别忘了那里面一半是你的钱!!”

        荣大夫看着那行暴躁的字,沉默了。

        哦,光顾着看卷毛兔笑话,他忘了这茬,一半是他的钱!!

        “还好,我亲自送他上路的。”荣大夫感慨地拍拍胸口,很会安慰他自己。

        虽然他现在全身上下只有四十五块六毛八分钱。

        “但是没关系,我还可以去他老头子那再骗点钱。”荣大夫又想起出了个好点子。

        他没记错的话,陈辰那还有几千块,几乎是他老子一大半的养老钱!

        反正他老子就是分文没有,还能去吃食堂,去大院隔壁家蹭饭,也不会饿死。

        宁媛虽然知道自家男人是个很狗的老六,但没想到他狗的程度。

        宁媛斜眼鄙视他,这人真是孝出了强大!

        上辈子看过那么多小说,没见过哪本书里有大佬跟他似的,穷成这样,动不动就理直气壮当去啃老族!

        但想想,他个不孝子,搜刮来的钱都给她买衣服和投资了。

        她叹了口气,继续歪歪扭扭地写——

        “算了,咱们还好有个咖啡店,那边还是有点利润和流水的。”

        那是她没见过面的公爹,荣昭南这个当儿子的再混账,人家爹妈怕以为都是她撺掇的。

        宁媛揉了揉眉心,在笔记本上歪歪扭扭地写:“我哥呢?怎么一直没看见他?”

        荣昭南淡定地道:“哦,来了一次,但是大哥是人才,他得坐镇设备部,那边没他不行,没空过来。”

        宁媛有些疑心地看着他,大哥一直都很关照自己,怎么会只看过自己一次呢?

        而且……

        荣昭南这话怎么像给她大哥上眼药呢——

        你看看,你受伤了,你那大哥忙工作,忙得都不来看你,都不在乎你!只有我才那么在乎你!

        但荣公子表情太坦然,也没有一点恶毒绿茶的样子,只不过在陈述一件事儿。

        她想,大概是她误会他了。

        “大哥忙,没办法……”宁媛在本子里写。

        荣昭南垂眸瞧着,眼底闪过一丝不满,但抬起眼时,又是风轻云淡的样子:“嗯。”

        宁媛托着下巴,皱着眉头琢磨着自己的正事儿。

        咖啡店前期投入虽然也多,还没回本,可是开在那里就有进账,慢慢攒吧。

        还有她的气泡水生意……

        说到这个气泡水,宁媛突然想起了一个被她遗忘的家伙,赶紧在纸上继续写狗爬字——

        “话说宁秉宇什么情况?我记得他不是想要见我吗?”

        她受伤了,又晕了三天,没法去见宁大公子。

        荣昭南说:“我跟他取消了会面的需求,他也在等你的消息。”

        宁媛眼睛亮晶晶,指着门外:“……约……宁大少!”

        荣昭南看了下她脖子上的纱布:“你伤成这样,要见他的话,不合适。”

        宁媛翻个大白眼,不客气地唰唰写继续写狗爬字——“你昨天下手那么狠,也没觉得不合适啊。”

        荣昭南挑眉:“是你先动的手,自找的。”

        宁媛气结,扔了笔,伸手去捶他:“可……你……下手……狠……”

        她是先动手,可没让他刀她刀得那么狠!

        这浑蛋,一睡完了,嘴上就开始不肯饶人了!

        荣昭南接住她捶过来的小拳头,顺势把她拽进自己怀里,直接堵住她的小嘴,亲了个够。

        三天内他不打算碰她,就先解解馋吧。

        宁媛被他亲成了软体动物,眼神濡湿迷离地窝在他肩膀上喘息。

        荣昭南跟撸兔子一样,指尖穿过她披散的大卷发,揉着怀里的姑娘:“你不会是打着跟宁秉宇要钱的主意吧?”

        宁媛“嗯”了一声,被他揉得舒服地眯起眼,只懒洋洋地吐出两个字:“合……作。”

        不要白不要,当初宁秉宇这家伙答应了要投资她,跟她合作。

        可他却不肯直接投,非跑去找学校搞什么奖学金,那流程就长了。

        她如果真是荣家走失的小女儿,干嘛不找她“亲哥”捞一笔。

        “你前头还说没想好认亲不认亲,现在就打算从人身上捞钱,不怕拿人手短了?”

        荣昭南靠着床,狭眸里光芒明灭不定,伸手拍了下她翘在自己腿上的屁屁。

        卷毛兔子大概不知道在床上弓腰翘臀的姿势在“教材”里是什么意思吧?

        宁媛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屁屁,瞧着他一本正经却眼底浪荡的样儿,忍不住燥红了脸。

        她轻咳一声,坐回去,左手抓了笔在本子上歪歪扭扭地写:“不怕,软饭硬吃,跟你学的!”

        宁秉宇那副样子,肯定别有用心。

        既然不是纯亲人,她就要无商不奸去做无本生意了!

        荣昭南清冷的瑞凤眼底浮出细碎的笑意,又把她按下去,把手探进她衣服里:“你我算不算一路货色?”

        一个打自己老子钱包的主意,一个打自己亲哥哥钱包的主意。

        听起来实在不像好东西。

        “别……”宁媛捂住自己衣领,伸手推他的胸口。

        他不是说了这三天不动她的吗?

        荣昭南却温淡的地说:“我不入你,就玩玩。”

        宁媛脸色红了起来,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他要玩玩她,她是什么玩具吗?

        这浑蛋怎么能用那张高冷的脸,说那么混账轻佻的荤话。

        偏偏他说得这样淡然。

        荣昭南俯身下去,轻声在她耳边说:“‘港版教材’里写的,床上跟自己女人怎么说都行,这叫情趣,所以……”

        他炽热潮润薄唇咬她娇小的耳垂:“宁媛,我就想跟你说点心里话。”

        宁媛面红耳赤到极点,那你心里话还是够骚的!

        可小耳朵最敏感,被他抓了弱点,就不由自主地瘫软在他的臂弯里。

        她好不容易锻炼出来的伶牙俐齿也没用了,何况嗓子都说话不顺:“你……你这个……”

        荣公子把她按在床上,哄诱:“媳妇儿,就玩一会儿,晚间我还有训练。”

        媳妇儿香香软软的小身子确实有意思,难怪以前大队有人娶了媳妇儿,天天想媳妇儿。

        宁媛脸红耳赤:“……”

        马克思在上,她错了,指点他打开了一扇邪恶的大门!!

        瞧瞧,好好一个曾经抱着她只会蹭肚皮的纯情乡下荣小狗都变成什么样了?!

        被缠得没办法,她只能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

        没办法,谁让他长了那样一张脸,说出来的混账话都只觉得——性感刺激。

        长得帅,总是容易得到优待的。

        ……

        荣昭南这一折腾和胡闹,等宁媛醒来又是晚上的饭点了。

        她一摸床边,人早就走了,窗外天色都黑了。

        他倒是说到做到,真没动她最后一步,纯——赏玩,坏透了!

        她拖着身体迷迷糊糊地下床,刚想去卫生间,就听见门口“咚咚咚“的敲门声。

        “恩公,你在不在?”门外响粤语。

        宁媛一愣,梁欣、陈家乐夫妻怎么又来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