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285章 事件起源

第285章 事件起源

        “哐当……”

        她手里的杯子撞在了桌子上,发出清脆刺耳的响声。

        宁媛脑子里嗡嗡嗡的。

        背后冷汗流了下来,心里一阵阵,那种感觉,就像……

        一个不熟练的贼,第一次偷人家的宝贝时,撞上了主人回家。

        她苍白的脸色的样子,让在场的三个人精都察觉了不对劲。

        查美玲打量着对面坐着的女孩,她看起来很小。

        一张小圆脸和小圆鼻子、小嘴儿有她契妈闻惠芳的样子。

        但那双明亮圆润,睫毛长长的大眼睛和略显深邃的眉眼框架……

        简直和宁家男人们一个模子出来的。

        男人们的眼睛偏狭长点,天生桃花眼,一个个风流倜傥。

        这瘦小的女孩大约是长期营养不良,眼睛就显得圆而大,但轮廓何其相似。

        她目光扫过宁媛那长长的、都不用烫都能去拍洗发水广告的乌黑大卷发……

        查美玲看向宁秉宇,他的短发,向后梳着,额侧有卷曲的形状,斯文又摩登。

        人人以为是发型师专门烫熨打理的,她却知道那是天生的。

        所以,面前娇小女孩大概率就是家里那个不见了的小妹了。

        只是天生显幼态,才看起来最多十六七岁的样子。

        但是……

        查美玲含笑看向宁媛:“怎么,这位宁小姐认得我?我是查美玲,但~”

        她坐了下来微微挑眉,打趣:“我和大哥还没完婚,也称不上夫人,你可以叫我查小姐。”

        宁媛一个激灵,在三人目光下才缓过神来。

        明白自己刚才实在震惊到失态,面对这三位人精,她怎么解释仿佛都不到位。

        她索性垂下眼,好一会,才声音艰涩地说了一句:“有人……跟我提过你,所以记得你的名字……”

        到底这两年,她临场发挥的口才在做买卖时磨炼出来了。

        前面开头找好了模棱两可的借口,脑海里就会迅速地组织出了语言。

        宁媛顿了顿,轻声道:“只……我是震惊于大嫂这样美貌,不懂港府的规矩,一时间叫错了称呼。”

        这样模棱两可的答案,让人听着疑窦重重。

        可是那又怎么样?

        在场都是聪明人,没有人会非在这种时候要一个答案。

        毕竟,自己坚持这么说,他们又能怎样?

        查美玲和宁秉宇互看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见了狐疑。

        但,果然没有人追问。

        查美玲代表宁秉宇表态,含笑道:“宁小姐过誉了。”

        荣昭南看着宁媛,眼底锐芒微闪,却早已经习惯她突如其来的‘与众不同’。

        他在桌子下暗中握住了她冰冷发僵的小手,十指相扣,温声道——

        “太平楼不便宜,不过宁大少一向大方,出名的菜式有烧乳鸽、葡国鸡、焗蟹盖、牛尾汤、牛扒、鸡扒……你想吃什么?”

        宁媛感受着坚定地握住自己的修长大手。

        他的掌心温度炽热,一点点地顺着她的经脉血液输送向心脏。

        连灵魂都慢慢回温。

        她轻声道:“我要烧……乳鸽和牛尾汤。”

        宁秉宇看了荣昭南一眼,对他和宁媛之间这般熟稔,不免眼底闪过异样。

        但他脸上不显,微微一笑,吩咐薇薇安:“刚才阿南说的菜式都点一份。”

        薇薇安立刻点头:“是,大少。”

        查美玲原先所有注意力都在宁媛身上,现在留意到了荣昭南,不免一怔。

        虽然面前的男人穿了寻常的衣服,可她在看见那双冷酷锐利的漂亮眉眼时。

        就突然想起来这个叫荣昭南的人,就是自己那天在羊城迎宾馆看见的军方人士。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当初惊鸿一瞥,对方的脸都没看清楚,

        却记住了那样一双眼睛,第一眼就认得这样一个人。

        查美玲微微蹙眉,不解于自己为何会如此留意这内地男子。

        虽然对方生得着实的大杀四方的“靓”,周身气势绝非凡品。

        但好看的男人她见多了。

        连安德森都是媲美好莱坞一线男星的俊朗。

        她忍不住捂了捂心口,一种怪异的熟悉的感觉弥漫在心脏里。

        就像,她曾与此人有过极深的渊源,她应该认识他……可明明今日最多算第二次见面。

        宁秉宇看着未婚妻表情也突然变得怪异,脸色竟和宁媛一样发白。

        他微微挑眉:“六妹?”

        查美玲和他都是两个家族下一辈的领军人物,早已习惯喜怒不形于色。

        她竟会突然失态,是为什么?和宁媛有关?还是……

        他微笑着看向荣昭南,眼底有锐芒微闪:“怎么,六妹认识阿南?”

        查美玲一惊,随后收敛了神色,从容道——

        “认识说不上,那天第一次去迎宾馆找大哥时,刚好见到一位先生上了军车,与荣先生有几分相似。”

        宁媛一听,忍不住掌心一颤,突然看向查美玲,他们之前见过?

        但下一刻,她的手就被荣昭南的大手捏紧。

        他淡淡地道:“嗯,那日见这位小姐在迎宾馆门口四处张望,我担心是敌特分子潜伏刺探,居心不良,就多看了两眼。”

        宁媛&宁秉宇&查美玲:“……”

        这靓仔要不要那么耿直,真不留情面,没挨打过吧?

        查美玲摇晃着手里的茶杯,神色淡淡:“荣先生真会说笑话,当间谍的人要么图财,要么图权,大部分图权的人,终究也是为了财,我还不至于缺钱成这样。”

        荣昭南凉凉地道:“哦。”

        一副气死人的样子。

        查美玲眼神冷了冷,看着荣昭南就觉得心里有些不明白何处来的焦躁。

        她索性懒得再看荣昭南,而是看着宁媛亲切优雅地笑了笑——

        “听说你火场受伤,不知可好了些,我带了些东西过来,对女孩子最好的。”

        说话间,安德森送来一个精致的果篮,里面装着各式水果和干鲍、瑶柱、花胶、鱼翅。

        宁媛看了一眼,知道这不是内地寻常送礼的规格,一看就是港府风格。

        她点点头,没拒绝:“谢谢查小姐。”

        查美玲含笑道:“也是我上内地匆忙,不然该多带些护肤品的套装,能滋养肌肤,我们女人最要紧是照顾好自己。”

        她态度亲和,说些女人间的闲散话,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拉近彼此的关系。

        这是查美玲游走于社交场合的本事。

        宁媛心不在焉地点点头,站起来:“嗯,我去一下卫生间。”

        说完,宁媛转身离开了包厢。

        电视和杂志里看见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竟还跟她可能有“亲戚”关系。

        她现在心里千头万绪,无数困惑,不得解。

        哪里有心思谈这些。

        查美玲见状,虽心知有异,但面前的女孩子不愿意说,谁也不知怎么回事。

        她见惯大场面,也不动声色地笑着靠向椅背:“这位宁小姐很有趣。”

        太平馆作为羊城目前最大的西餐厅,不像其他国营的餐馆。

        它设置有专门的卫生间,而且还有镜子和洗手台。

        宁媛站在洗手台前,直接低头用冷水浇了两把脸。

        冰冷的水滑落眼睫,眼睛有点泛红刺痛。

        她抬起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苍白。

        为什么荣昭南前世的妻子,现在会是大哥的未婚妻。

        豪门世家的联姻,如果没有特别大的问题,是不会解除联姻的。

        一如上辈子看到的八卦——

        港澳谁人不知赌王长女和港府许家二少,明明各有所爱,偏最后两个人却举办世纪婚礼。

        查美玲居然是港府人,自己明明记得报道说查美玲的背景是广府梅市人。

        因为,这年头的大院子弟几乎不太可能娶海外背景的人。

        查美玲又到底怎么嫁的荣昭南呢?

        这位便宜大哥和查家大小姐之间,那般亲密,港府人不似内地,八成早有肌肤之亲。

        荣昭南上辈子知道查美玲是宁家大少的未婚妻吗?

        还有……欧明朗和她那一场奇怪的相亲,他当时应该也怀疑她是宁家失踪的女儿。

        后来却也再没来找她,又是为什么?

        这辈子,她先找上了宁家,欧明朗已经没办法给她答案了。

        宁媛揉着太阳穴一跳一跳地发疼,千头万绪,理不出个头来。

        她竟隐约觉得上辈子默默无闻、无人问津的自己,仿佛牵扯了所有事件的起源!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