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289章 大嫂让我跟大哥对着干?

第289章 大嫂让我跟大哥对着干?

        查美玲看着她,轻抚了下自己的卷发,没有正面回答,只问:“你觉得宁家很穷吗?”

        宁媛叹了口气:“谁还会嫌自己钱多的?”

        查美玲不可置否地道:“话是这样,但宁家人尚且不至于要了信物,不要人,毕竟……”

        她顿了顿,看着宁媛一笑:“不过多养一个女儿,嫁出去的时候,顶天给一栋楼的物业做嫁妆也就完了,你把宁家的财力看得太轻。”

        宁媛一顿,她能感觉到一种无言的蔑视。

        虽然藏在查美玲修养很好的皮下,但那本质和薇薇安直接看不起她并无本质上的区别。

        查美玲笑了笑,她伸手轻轻揽住宁媛的肩膀——

        “不过有一件事你说对了,翡翠辣椒你自己拿着,比旁人拿着好,那是你自己的东西,别轻易交出去,你是聪明人。

        宁媛眼底闪过异色,查美玲这是在暗示自己什么?

        有一件事自己说对了,说对什么了?

        查美玲让自己别轻易交出翡翠辣椒,怂恿自己跟跟宁秉宇对着干?

        查美玲却没有继续说,只拍了拍她的手:“你不能来参加我和大哥的订婚,我们会很遗憾的,不过相信不久……”

        “相信不久能去喝你们的喜酒。”宁媛笑了笑,也没追问。

        问了人家也不说,查美玲说话很有分寸。

        她心里有些感慨,上辈子慈和大气又温柔的查美玲夫人,原来年轻时骨子里和她那位大哥是一类人呢。

        不知道宁大少知道他的六妹背地里怂恿自己不要把翡翠辣椒给他吗?

        倒是般配,也不知道啊上辈子怎么就掰了。

        这辈子,他们俩千万要琐死,荣华富贵、千秋万代。

        两边都说完了话,又各自出门,离开了太平馆。

        查美玲和宁秉宇坐同一辆车回迎宾馆。

        宁秉宇忽然开口:“六妹刚才和她说什么呢?”

        他问得并不太客气。

        查美玲却笑着应:“没什么,就是和大哥一样,给了她点钱,看小妹这样寒酸,我心里难受。”

        宁秉宇淡淡地道:“六妹一向乖巧,善于揣测人心,倒是对我了如指掌。”

        查美玲听声儿,就知道宁秉宇这是在敲打自己——

        今天,她僭越了,竟敢查了他的行踪,一路跟过来参与宁家内部机密事。

        查美玲心情复杂,轻叹:“大哥,我是你未婚妻,做什么都是为了让你开心。”

        这样卑微的话,换一个女公关或者女明星来说,宁秉宇或许都顺势下了台,给几分美人面子。

        但是查美玲说出来,更像是依仗着什么在威胁,让宁秉宇想起自己那叱咤亚洲的商界超人大伯父宁正坤。

        他忽然伸手,轻轻抚摸上查美玲的后颈,突然用力一下子将她按进怀里——

        “有些开心,是要当事人自己开心才算开心的,六妹应该懂什么叫别自以为是。”

        查美玲没想过宁秉宇这样的斯文绅士会忽然这样凶狠。

        她趴在他怀里,像被按住了脖子的猫,连抬头看他一眼都做不到。

        查美玲忍着羞辱,抬手勉力按住他的腿,轻声道:“就知道了,大哥,下次我会注意,不擅做主张。”

        她知道自己踩了他底线,惹怒了他。

        宁秉宇今日心情实在糟糕,两个妹妹都在忤逆他,翡翠辣椒也没到手。

        还差点被人拿枪顶着鼻子威胁——

        荣昭南身上是随时配枪的,他见过,衣服遮挡的腰后或者小腿外侧,其余地方有没有他不知道。

        他松开了手,拿了一根雪茄,慢慢地点,声音淡淡:“六妹别怪大哥凶你,但你是要嫁进来当大嫂的,别想太多不该想的,太太平平做你的宁家少夫人。”

        查美玲浑身一紧,几乎以为他知道什么。

        可他要知道什么,又哪里会娶她。

        查美玲不动声色地接过他手里的喷枪式打火机,妩媚地替他点烟:“我懂,我给大哥赔罪好不好?”

        说着,另外一只涂着艳红蔻丹的纤手却毫无顾忌地按在他修长的腿间,要去拉开他的西装裤链。

        宁秉宇眉心轻拧:“你是查家大小姐,我的未婚妻,没必要做这种低三下四的事。”

        说着,他拿开了她的手。

        查美玲脸色微变,却轻叹着依在他的肩膀上:“大哥心疼我。”

        他要愿意像刚才那样凶狠强硬,她倒是欢喜的,床上低三下四倒其实不是真的低三下四。

        可他什么都没做,却才让她觉得自己真的低三下四得很。

        她知道她只是他娶回家的两家联姻的“信物”。

        连他自己都只是个“信物”,两个“信物”之间谈真情说真爱,未免奢侈。

        回到迎宾馆,宁秉宇还是一如既往地恢复了温柔绅士模样,仿佛车上一瞬间的狠戾不过是个幻觉。

        查美玲回到自己房间才疲惫地靠着墙壁。

        安德森去给她端来热水,温柔地询问——

        “安妮小姐今天看到那枚翡翠辣椒了,如果实在拿不到真品,哄那内地女子拿来复制一个类似的如何?”

        查美玲拿了热水喝了口,歪在沙发上:“钟令大师的作品严丝合缝,巧夺天工,要复制一模一样的,只怕很难。”

        她顿了顿,轻哂:“不过宁家小妹不是个简单人物,我已经透了点消息给她,她够聪明,就会坚持原则,那枚辣椒谁也不给。”

        她声音尾调拖长,氤氲着莫测的笑意。

        “因为翡翠辣椒在她手里,您才有机会拿到,我会联系唐家的人。”安德森说。

        查美玲惫懒地睨着安德森:“都是秘书,薇薇安差你太远了。”

        安德森笑了笑,并不居功:“那是因为大少身边真正的第一秘书东尼在美国,叶特助又在港府坐镇,才暂时让薇薇安跟着大少。”

        查美玲若有所思:“薇薇安那拜高踩低的蠢货,也许还能利用一把,你笼络好她,让她跟紧大哥。”

        安德森点头:“是。”

        ……

        宁媛回到了招待所,整个人彻底放飞自我,放下饭盒,整个人扑到床上。

        她抱着枕头懒洋洋地说嘀咕:“真是累死了,跟那帮港府商业精英打交道。”

        整个神经都是紧绷的,免得着了套。

        荣昭南上前轻拍了下她撅起来的屁股,眼神深了深:“一个女孩子对着男人又塌腰撅着大腚,像什么样子。”

        “得了,别说教了,荣大爹,咱俩什么关系。”宁媛打了个大哈欠,眼角泛出泪光。

        大中午的,吃饱,血液都到胃去了,犯困。

        荣昭南忽然伸手向下,隔着衣服捏了软软的某处一下。

        宁媛瞬间缩到一边去,也不困了,瞪着他,结结巴巴:“你……你捏哪里呢!!”

        荣昭南挑眉:“那天上床前,你捏我哪里,我就捏你哪里,怎么了?这不一下子就精神了?”

        宁媛红着脸,小声骂:“色狼!”

        她是捏了他裆,可他一个大男人哪能干一样的事儿……

        荣昭南淡淡地问:“查美玲对你说什么了?”

        宁媛抬起眼,定定看他:“怎么,你很在意?”

        荣昭南对女人几乎是全不放在眼里,能叫他张嘴就问,也是难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