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325章 踢到铁板了

第325章 踢到铁板了

        宁媛这段时间心情都很好,某些仗势欺人的蠢货要倒大霉。

        老金和他家老婆子四处活动,找人想把事儿压下去,至少全推到那些小流氓身上。

        唐老爷子和乔治老师知道了之后,直接把事儿捅到了领事馆。

        然后就是应刚他们居然审出来那帮混杨浦这一带的混混们居然还打过想要把她弄到手的主意。

        荣昭南知道后,l冷笑一声,先让应刚他们在拘留所里好好“招待”那帮混混,随后又找了他上头欠了他人情的大佬。

        他知道小媳妇儿能自己挖坑把人渣坑了,也有后手。

        但剩下埋人渣的事儿,他不打算再让天天上课写作业又要忙生意的小媳妇操心,不然她哪有空让他亲亲抱抱。

        其实都不用他出面扫尾,欧明朗早就在自己老爹面前煽风点火,再把宁媛救了自己的事儿一说。

        欧司长已经去过问了这事儿,也不用说别的,只说一查到底,不许徇私。

        人家一看,好嘛,这真惊动了上头管外国事儿的,领事馆也发了询问函。

        这下,原本老金在沪上那么多年,也算有人脉,这下找谁,谁不搭理,连他自己都被隔离审查了。

        金家老太婆这才知道踢到超级大铁板了!

        哭都没地方哭去,头发一晚上全白了。

        谁能想到一个西南小城乡下考过来的小姑娘,背后那么多把厉害的“刀”啊。

        “子不教父之过,这是他们应得的报应。”

        夏阿婆知道了之后,冷哼一声:“要是遇到一个没有小宁丫头那么机灵的老实人,是不是就得吃大亏,平白被欺负?”

        什么样的畜生,还想着靠霸占女孩子,毁人清白来霸占家财?

        宁媛一边摘菜,一边笑眯眯地道:“这就是当初选择开咖啡店,而不是服装店,还要把咖啡店打造成文化地标的原因之一——我要借势。”

        这年头能去咖啡店光顾的不是外国友人,就是有些教育背景的老人或者像学校这样招待公务需求的单位。

        她一个小虾米,想要护住自己拼命出来的劳动成果,光靠荣昭南可不够。

        丁兰说得没错,人有不如自己有,何况有时候远水救不了近火。

        她得像只八足小蜘蛛一样,编织自己的人际关系网。

        上辈子某个大佬在商业访谈里说过,做生意做到最后,做的是——人脉。

        纪元之心就很合适成为她编织人际关系网的地方。

        比如乔治老师本来一批高端科研设备工程师,客居复大,并不教她,应邀偶尔在工程系开讲座。

        但他是纪元之心的常客,和她很熟悉,又很佩服唐老的博学,才有他坚决要帮助他们打败“恶霸”们的举动。

        夏阿婆看着撸着袖子摘菜的宁媛,有些心疼又有些骄傲:“小丫头像我,有志气,但也要注意劳逸结合。”

        但太努力太拼的人,大部分都是没有安全感的人。

        唐老爷子忽然想起什么,看向夏阿婆:“小宁现在人脉广,阿夏你不是一直想要找那枚和田玉的长命锁吗?”

        宁媛一听,就问:“阿婆在找长命锁,什么长命锁?哪个朝代的,什么品相?”

        夏阿婆犹豫了一下,她本来不想跟宁媛添麻烦的。

        但想到宁媛解决了店铺的麻烦,这段时间相对有空,她还是从袖子里摸出来一枚拇指大小的和田玉的长命锁。

        白玉温润,款式简单,就是底下雕着一朵西番莲,样式……看不出朝代。

        夏阿婆叹息了一声:“这不是古董,当初我和老唐的儿子出生时,雕了三把小玉锁,我们一家三口每人一个。”

        她顿了顿,神情有些晦暗:“当时情势不好,他出国之后,就回不来了,过几年后,听说我儿子已经去世了。”

        “最艰难的时候,你阿婆卖了她那把小锁,换了钱给我拿药,现在想着看能不能找回来。”唐老轻轻推了下眼镜,惆怅地说。

        儿子没了,但是还想再找回被卖掉的念想。

        宁媛接过那小巧的和田玉长命锁,抱了抱夏阿婆,认真地道:“没问题,谁让你们是我最爱的阿婆和爷爷!”

        夏阿婆拍了拍宁媛的背,眼圈有点泛红:“乖囡囡!”

        没有儿子也没关系,有这么个贴心的宝贝囡囡,是他们修来的福气。

        ……

        宁媛本来午饭后,想去找荣昭南,但这哥哥最近又开始忙了。

        她就直接带上了阿恒一起去了方阿叔的裁缝铺子。

        方阿叔拿着放大镜看了她带来的小锁好一会,摇摇头——

        “这虽然是上好的和田玉,也算雕刻精致,但不到钟令大师的程度,这样式也不算特别,我这只做古董,很难帮你找。”

        宁媛本来对方阿叔的神通广大满怀期望,钱都准备好了。

        结果……

        她叹了口气:“真的没法子了,我爷爷和阿婆孩子没了,就想拿回个和田玉做个念想。”

        唐老爷子说阿婆想买回这个和田玉长命锁,陪着他们两个老的下葬。

        但这么多年了,想要找不容易。

        方阿叔拉下眼镜瞅了她一眼:“你个小精怪还挺孝顺,那我帮你问问,不过先说好,希望不大,我上下线不太收普货。”

        宁媛顿时高兴起来:“谢谢阿叔!”

        看着宁媛那么高兴,他琢磨了一下,指点了个方向——

        “这个东西你可能要去华亭路旧货市场,常德路旧货摊、福佑路地摊一条街、或者长乐路国营寄卖商店问问,那边希望还大点。”

        宁媛点头如捣蒜,马上把一个盒子递给方阿叔:“阿叔,这是我们自己店铺新款的点心,你拿去吃?”

        咖啡就不用了,咖啡豆还是方阿叔的渠道进的好货。

        方阿叔收了点心盒子,轻笑:“你倒是知道我好这口。”

        方阿叔是典型的沪上人,喜欢甜口。

        宁媛想了想,凑过去小声说:“还有一件事,我想托个您的门路,我会给报酬。”

        方阿叔看了她一眼:“什么事?”

        宁媛低声说完。

        阿恒都忍不住盯着她,这小嫂子真是人不可貌相。

        啥她都敢干啊!

        宁媛出了门,瞧了阿恒一眼:“想跟你哥通风报信啊?”

        阿恒一愣,干笑:“小嫂子,你要干这事儿不跟我哥说,要出点啥事,我吃不了兜着……”

        “那就说呗,我又没背着他偷汉子,也没什么要瞒他的。”宁媛干脆地道。

        阿恒被口水呛到了:“咳咳咳。”

        小嫂子真是敢干敢说。

        阿恒想要去某单位办公室找荣昭南,可她发现队长老哥突然被叫去了羊城。

        “说是那边港口出了点问题。”陈晨坐在一堆资料里发愁。

        阿恒无语:“难怪小嫂子养成那种独立的个性,这男人有点靠不住……”

        队长老哥衣服都没拿,给宁媛留了个纸条,直接坐飞机飞了羊城了。

        陈辰碎碎念:“这次队长只带了老徐,不带我,肯定是上次我喝多了,惹他生气了。”

        阿恒叹气,抓了抓脑袋:“算了,这事儿,我自己帮着小嫂子干吧。”

        陈辰马上竖起耳朵:“什么事,什么热闹,带我吗?”

        阿恒环着双臂,懒洋洋地道:“你得呆在这里等队长电话,还有那么多要协调几个单位的事,少掺和女人的事儿。”

        说完,她转身就走了。

        ……

        自从金胖子和他爹都倒霉后,满花和华子接连一周都心情舒畅。

        上班看店、接待订货客人,帮着咖啡店进货都有了劲。

        这天下班,三个人加上阿恒都说好了,一起去附近夜市的一家个体户做的川菜档子。

        宁媛不太能吃辣,可又馋牛油小火锅,偶尔打打牙祭。

        但他们四个吃完了,刚回到满花他们住的小弄堂,就感觉不太对——

        不远处安静无人的巷子口,忽然慢慢地走出来几个人影。

        不,是十几个人影,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刀子和铁锹。

        宁媛眯了眯大眼,看向巷子另外一头,又走出来十几个人影,他们手里也拿了刀子和铁锹。

        将近三十多个拿武器的人把他们四个人都堵在了巷子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