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332章 民国爱情,十有九悲

第332章 民国爱情,十有九悲

        邱丽云有些怔然,下意识地回答:“姓荣……那时候在沪上,周家大小姐周婉莹风华绝代,是慈善名媛会的会长。”

        邱丽云顿了顿:“可她突然违逆家中安排,非要嫁给荣家一个名不见经传养在乡下的小子,轰动了十里洋场的。”

        她和宁家二夫人闻慧芳也是慈善名媛会的成员,完全不理解会长怎么会嫁给那个野小子。

        查美玲若有所思,宁媛那个在乡下认的“表哥”就姓荣,是巧合吗?

        邱丽云没注意女儿的沉吟,只叹气:“当年那荣家小子除了长得不错,还有一副好身板,不过是远房旁支子弟,小镇里实在穷得活不下去,来沪上做个学徒工,大家都看不起他,可没想到……”

        查美玲见邱丽云神色复杂,忍不住多追问了一句:“没想到什么?”

        邱丽云摇摇头:“他后来竟加入了军队,南征北战,竟扶摇直上,解放后,反而成了我们要看脸色的人。”

        查美玲一冷,轻叹:“周阿姨果然好眼光,选了个大大潜力股。”

        邱丽云忍不住冷笑:“婉莹姐要是好眼光,何必后来在他发达之后离婚,从此整个家族都远走异国他乡,再不回来。”

        查美玲想了想,还是说:“周阿姨不回来也许是对的,她还是很有远见的。”

        民国开始的爱情,十有九悲,并不是说笑。

        邱丽云想起这些年内地的情况,也忍不住认同女儿的话。

        但她还是忍不住感慨:“可怜婉莹姐,就算嫁给那个男人,也没有享福过,倒是因为他惹得家里的父母伤心,还惹了一身麻烦,如果当初她嫁给门当户对的人,也许没那么多麻烦了。”

        查美玲想了想,问:“荣家的人留在内地的多吗?”

        邱丽云不知道查美玲为什么突然对荣家感兴趣:“荣家也是前清开埠后在沪上和京城都挺兴旺,但各种乱七八糟的旁支比宁家还多,互相之前都不认识也不奇怪。”

        查美玲又问:“那周阿姨的前夫什么情况呢?”

        邱丽云想了想:“之前内地和港府隔绝多年,我也不清楚,更没关注过,只知道婉莹姐担心自己去世之后再护不住儿子,吩咐了要把那孩子送回内地,当时我还很唏嘘。”

        荣家在内地遭遇一波波冲击后,没落是肯定的。

        至于周家大小姐那位前夫还在不在位,内地消息闭塞,她哪里知道。

        查美玲一愣:“周家都护不住周阿姨的孩子吗?”

        邱丽云叹气:“当初婉莹姐非要嫁给一个小学徒工,已经惹来家族不满,谁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不说别的,周婉莹去世之后,周家在英国这些年风头不在,低调了很多,就知道必定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争斗。

        说完,邱丽云拉住查美玲的手,心情煎熬——

        “如果你父亲只是让你去嫁给宁家获取扶持,哪怕只是希望你偷宁家信物,咱们都可以拖延,我都不会病急乱投医想起这些无关紧要的陈年旧事。”

        她顿了顿,焦躁而难受:“可他为了阻止荣家和内地那边合作,炸了荣家国两大转运港口,可乖女,你现在要怎么办?”

        从美玲出生没多久就成了宁家二房的契女,到她十八岁成年被送上宁家大少的床,原本想着就算不是真爱,却也是一桩不错的好姻缘。

        谁知道……竟成了送命局。

        查美玲也整个人陷入了沉默。

        宁家现在是陷入了焦头烂额之中,眼看着所有的交易都完成了,最后这一批大货却出了问题。

        内地的“客人”震怒,下了死命令必须补货——里面大批零件是拆机运来的,打算运回内地组装的。

        结果爆炸毁了码头和不少集装箱,缺了后面这批零件,前面已经运到的货起码三分之一报废。

        比如飞机吧,还剩两箱零件被炸飞了,那飞机前面的部分就算都组装好了,也是废物,谁敢开?

        宁家现任掌舵人宁炳坤得到消息,当时就气晕进了医院,但一醒来也当机立断,下令宁氏自己掏钱想办法补货。

        而她也看见宁秉宇人都瘦了一圈,整个人阴森森,斯文面皮下都隐不住杀气了。

        还好不管是内地的“客人”,还是宁家,双方现在没时间追责,而是要赶紧想办法补救。

        以至于宁家打算北上认亲拖到现在都不敢去了,出了这么大的纰漏,没法给“客人”交代。

        看起来查申楼走了一步一箭双雕的狠棋,重挫宁家锐气,坏了宁家在内地“客人”的信任程度。

        但宁家和内地的“客人”一旦补货有了眉目,肯定不会放过敢撩老虎须人!

        查美玲疲倦地按着眉心:“……主要货物是在马六甲那边的转运港口出事的,不在港府,调查和搜集证据会要不少时间,我会帮父亲尽量扫尾,剩下的,我再想想要怎么死里求生。”

        父亲那个蠢货,压根对内地的力量一无所知,居然敢螳臂当车。

        查美玲起身在房间里踱步:“出事到现在宁家……现在已经在尽力补货了,内地那边的‘客人’没有太责难的意思。”

        她看向窗外的下弦月:“我猜测,最迟五月中,宁家人就要去沪上,一为了认亲,二为他们办砸了差事,去向内地客人“赔罪”……我会想办法趁机接触内地的‘客人’。”

        这事儿太大了,她得先去摸摸内地“客人”的底,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在事发的时候,还转圜平息内地“客人”的怒火。

        她必须找机会寻找筹码,力挽狂澜,换得自己和妈妈的生机。

        还好,正式的订婚后,现在她已经拥有宁家准长媳的身份,有资格陪着宁秉宇接触内地的“客人”。

        查美玲心事重重,忽然想起宁媛,又想起那天在太平馆摆明护着她的荣昭南。

        她轻叹一口气,如果宁媛是宁家二房的小姐,那荣昭南……会不会很巧合就是当初周家和荣家的孩子?

        查美玲想想,又摇头,这世上哪里有这样的巧合。

        荣家的旁支杂系那么多。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