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333章 是时候敲诈一波老爹了

第333章 是时候敲诈一波老爹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就是五月初了。

        宁媛工作和学习忙得飞起来,大部分的货都发了出去,回收的货款也七七八八了,给梁欣夫妻电汇了过去。

        这天晚上,她在唐老家吃饭的时候,时隔半个月,接到了荣昭南的电话。

        他会在五月中旬的时候护送宁家二夫人、宁秉宇、查美玲等一行人来沪上。

        宁媛心情顿时大好,嘴上却有点不高兴:“你可总算舍得回来了,你都不想我!”

        说完,她自己顿时有点脸红。

        还好、还好那人在电话那头看不见……真是的,她都一把年纪了,还那么肉麻!

        电话那头的荣昭南听着,忍不住笑出声:“怎么不想,天天想。”

        说完,他在电话那头压低地嗓音,喑哑地说:“我想你想得都得冲凉水澡,回去你就知道,我多想你,好好把身体养着。”

        宁媛:“……”

        她瞬间耳朵发热,长了张高冷公子皮相,内里是个糙军汉,居然在电话里就说那么露骨的话!

        两人又说了好些话,哪怕是聊家常,也能说上一两个小时,就好像心上人在自己面前。

        最后,还是荣昭南不甘不愿地提出要先挂电话——

        无它,穷而已。

        这几个月他的工资都花在电话费上了。

        公家的电话倒是免费的,可是那些电话都是涉密的,有监听系统。

        所以,他只能在各地邮局用普通公共电话给卷毛兔子精打电话。

        他一边数了数自己口袋里仅剩下的二十二块六毛八分钱,一边皱眉走出了邮局。

        电话费真是太贵了!他出来那么久,都没有钱买礼物给卷毛兔了!

        陈辰那放着的老头子的几千块,他都投资了卷毛兔子精的生意,支持小媳妇儿,现在正是利滚利的时候,不能抽出来。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做了一个完美的决定——

        很好,是时候再去敲诈老头子一笔养老钱了!

        ……

        第二天,京城郊区某个办公室里

        “什么,那小子摔断腿了?”一道穿着中山装的沉稳身影瞬间站了起来。

        大领导身上的压力,让柯秘书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是的,是陈辰同志发来的电报。”

        荣文武在原地转了两个圈,脸色难看:“他以前出任务那么危险,还有前些年被下放时更是艰难,都没有这样,到底出了什么事,遇到什么强敌了?”

        臭小子的本事,他是清楚得很的。

        柯秘书是第二秘书,胆子小,只瑟缩地道:“陈辰同志没有在电报里写。”

        荣文武忍不住拍桌子,火冒三丈:“那几个老浑蛋把老子的儿子弄到手里,就这么把人往死里用的?!”

        柯秘书知道涉及长子的事儿,领导就很容易发飙,他只能低头,降低存在感。

        荣文武转了好一会,想要给人打电话,可想起自己之前打电话,被那几个一起出生入死过的老浑蛋嘲讽了一番,可他们都没有透露荣昭南的行踪。

        他就忍不住生气,又强行压下去:“再给陈辰打五百……不,一千块过去吧。”

        柯秘书一呆:“这,您账户上的钱所剩不多了。”

        虽然领导吃喝拉撒不用钱,可出去应酬,除非是公务应酬,其他时候聚餐吃饭,他绝对不占公家一点便宜。

        荣文武脸有点挂不住,做出不耐烦的样子:“行了,这段时间我身体不好,不想出去应酬,在单位就吃食堂,回家吃家里。”

        柯秘书小心地领导的脸色:“好。”

        可是最近家里做饭的阿姨请假了,何苏夫人擅长做精致的江浙菜,可领导喜欢吃辣。

        荣文武看着他走了,忽然又想起什么:“对了,住在我隔壁老王不是刚从北戴河休假回来吗,听说他家请了个做川菜的师傅,你跟他说一声,这段时间晚上,我去他家吃饭,找他下棋。”

        柯秘书:“好的,领导……”

        领导这理直气壮打秋风的本事,去哪里学的呢?

        嗯,看着那么威严正气的大领导,应该只是想和王老切磋技艺,顺便吃饭而已。

        ……

        这段时间做事儿顺风顺水,宁媛就在愉快的期盼中等着荣昭南回来。

        但是她没想到,麻烦还是会找上门来。

        穿着灰蓝色工商所制服,戴着大檐帽的几名工商管理人员拿着封条站在纪元之心的门口。

        他们冷冷地说:“你们的店铺没有营业执照,不符合营业标准,不许再卖货了,关门,店主跟我们走一趟。!”

        八十年代的工商所是拥有专门制服,甚至配枪的强势部门。

        满花和华子两个人脸色都呆了呆,什么,开店做买卖还要什么……营业执照?

        宁媛脸色冷了冷,有方阿叔和九叔在,流氓地痞奈何不了她,这是要从明面上收拾她?是谁?

        阿恒皱眉,低声在她耳边说:“昨天的消息听说金胖子的案子已经被移交检察院了,他八成要坐牢了,但是老金已经接受完了审查被放出来了。”

        金胖子指使人袭击外宾,破坏外交关系加上之前挖出来各种欺行霸市的劣迹,数罪并罚,起码十年打底。

        但硬要往间谍罪靠也不容易,老金确实没有参与那些事儿,但每次金胖子搞事,他会帮儿子扫尾。

        所以这次出来被调离了区域分管一把手的职位,成了一个无权无势光等着退休的调研员。

        宁媛眯了眯大眼:“看来老金头出来了,也没安分啊。”

        老金在沪上混了几十年,就算现在大势已去,人走茶凉,但这么多年的人脉总会有点用处。

        而且他找的这个攻击她的点,确实没问题——她没有营业执照。

        因为1980年3月,全国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会议决定,根据社会需要,可以批准部分城镇待业人员从事个体经营。

        从三月会议之后,她就已经用最快的速度递交了申请,也请了唐老爷子在相关单位的学生帮忙盯着执照审批进度。

        可是没想到,执照还没下来,就先被封了店。

        纪元之心买衣服、进货和喝咖啡的客人们都被赶出来了。

        看着恼火的人们,满花忍不住低声问:“小宁,上次那个外国专家出面就解决了小混混,要不要这次多请几个外国专家帮忙?”

        宁媛却淡淡地摇头:“不行,这次情况不同,老金头和他老婆现在就等着我找人去说情,到时候扣我一定行贿违规的帽子,会很麻烦。”

        阿恒皱眉,没说话。

        这里不是硝烟纷飞的战场,可以直接杀敌后斩草除根,金胖子折在宁媛手里,老金好工作也没了,恨死宁媛也正常。

        “那就这样不管了?”满花咬着唇。

        他们辛辛苦苦倒腾两车皮的货,赚的可都是辛苦钱。

        宁媛眸光有些幽沉,随后,她只是冷静地看着工商人员把她的店铺封了,还跟去工商所还去缴纳了罚款。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