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334章 把他丢黄浦江喂鱼!

第334章 把他丢黄浦江喂鱼!

        等宁媛从工商局拿了罚单回到老师宿舍,阿恒阴着脸带来了一个更不好的消息。

        “店铺里所有的货都被封了,连咱们租住地方拿来做仓库的地方,也被工商贴了封条!”

        正常来说,店铺里的东西被和店铺一起封了正常。

        但是满花、华子、阿恒租住处的仓库里的货也被封了,就说明……

        “敌人一定潜伏观察了好几天,摸排清楚了咱们的战略物资储备地,敌人果然想搞围点打援,重创我方!!”阿恒恼火地说。

        宁媛揉了揉太阳穴:“老金恨我恨得要死,当然巴不得我们完蛋,但别着急,货没有被没收充公就有希望。”

        阿恒张嘴闭嘴军事术语,她还得愣一会才反应过来。

        她看了下满花:“马上给羊城梁欣姐那边打电话,让他们暂停发货。”

        满花立刻点头:“好!”

        宁媛想了想,又问:“咱们这次回款,现在手上还剩下多少钱?”

        满花愁眉不展地拿出账本打开:“清明回来卖了二十几天的货,拿到的第一批三万八千块回款全部都电汇去给了羊城那边。”

        她叹了口气:“除了付之前我们欠的尾款,还定了一批新货,说实话,咱们手上只有一千五百多块的流动资金了。“这一千五百还是包括纪元之心咖啡店的流动资金。”

        两家店流动资金只有一千五,太少了。

        华子在边上蹲了下去,郁闷地扒拉头发——

        “之前咱们乡下换工分过活的时候,十几二十块一个月都是正常的,觉得一千块好像能花一辈子,现在却觉得一千五百块啥也做不了。”

        宁媛说:“那是因为咱们现在来了沪上,去了羊城,眼界大了,所以才会觉得一千五百块太少,不足以完成我们的目标。”

        她看着大家沮丧的样子,想了想:“从年后到现在,也几乎没休息过,这几天大家就当休假了。”

        宁媛顿了顿:“我会请唐老爷子跟他在工商单位工作的学生问问具体情况,再催催营业执照。”

        满花和华子、阿恒点点头:“好。”

        不然,还能怎么样呢?

        满花几个走了以后,宁媛看着窗外发了一会呆,就收拾了一下,去了方阿叔的裁缝铺。

        ……

        “店子被封了?”方阿叔眉头瞬间拧起来:“那不是我和老九没点心吃了!”

        沪上本地人多爱吃甜,何况现在糖和点心还属于配给物资,得凭糖票和点心票买。

        放在普通人家,一杯红糖水都是待贵客才会拿来冲的。

        虽然方阿叔有自己的特殊渠道能弄到白砂糖、面粉、奶油、咖啡豆……

        但是纪元之心的点心一来不用票买,二来外头吃不到。

        宁媛点点头,有些歉意地道:“得这事儿解决了才行。”

        方阿叔推了推眼镜,笑容温和到阴狠:“呵呵,看来是有人活得不耐烦,连我的东西都敢动,是想跳黄浦江——‘喂鱼’了,阿莱……”

        他和老九的嘴可都被小丫头孝敬的点心养叼了。

        原本在铺子里烫衣服的魁梧的伙计阿莱就走了过来。

        宁媛赶紧拉住方阿叔的袖套,无奈地道:“不行,方阿叔,不能随便动手。”

        方阿叔阴着老脸:“你什么时候做事瞻前顾后了?不一劳永逸地解决对挡路的石头,他还会来生事儿。”

        宁媛深吸一口气,绞尽脑汁地解释:“我知道,您这方法是能斩草除根,可是以后我遇到这种生意上的威胁就把人干掉吗?”

        金胖子是干了能进监狱的事儿,金老头也确实不是好东西,也不至于就得死。

        方阿叔眯了眯眼,理所当然地说:“当然可以,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没听过?咱们也算老相识,这次我和老九不收你的钱。”

        宁媛还是坚定地摇摇头:“不行,如果我习惯了这种‘轻松’方式来解决制造问题的人,别人一阻碍我,我就动杀心,这会把路走窄了。”

        她顿了顿,认真说:“生意肯定做不长久,人也得迟早进监狱或者没了命”

        也许刚开放,一切野蛮生长的情况下,是会有打打杀杀的事儿,她也不吝啬利用道上的人对付道上的恶,自己也砍过人。

        但现在不是旧社会了,慢慢规则会建立起来,有些人性底线不能碰。

        宁媛看着方阿叔:“纵是名震旧上海的黑帮大佬——杜月笙,也没有说一有人挡路,就拿人去黄浦江喂鱼的,他说过遇到事儿就想杀人的是下等人。”

        方阿叔瞧着她,镜片后的眼睛闪了闪,嗤笑——

        “你个黄毛丫头还知道杜月笙说过的话,难道你就这么放过金老头夫妻,你放过他们,他们可不会放过你这个毁了他们独生子。”

        宁媛干笑一声:“所以我这不是来找您嘞,您手眼通天,路子广……”

        方阿叔没好气地说:“怎么,你想去贿赂工商局的人啊?这就不把路走窄了?”

        宁媛失笑:“当然不是,我可不想给老金头抓把柄,那老头儿天天在我家附近盯梢呢。”

        老金头恨死她了,她可不会把把柄送上。

        方阿叔挑眉:“那你要我干什么?”

        宁媛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我就是麻烦您帮我调查些人的资料。”

        方阿叔想了想:“虽然不知道你要这些人的资料背景干什么,但是这次阿叔这次不收你这份钱,你早点让纪元之心重新开起来。”

        不然他和老九哪有好吃的点心,他小孙孙也很喜欢呢。

        宁媛惊喜地点头:“感谢您老友情赞助!”

        她手里可就一千五了,方阿叔办事的中介费可高得离谱。

        看着宁媛开心地背着手离开,方阿叔看了眼边上的房门里走出来的九叔——

        “小丫头走了,不用你个莽夫帮忙,九儿。”

        九叔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闭嘴,叫我老九就行。”

        随后,他看向宁媛远去的背影,轻叹:“那丫头,是个有成算和有底线的。”

        方阿叔刚才说的话,其实更多是试探,他们一生沉沉浮浮,无数大风大浪过来,不谨慎点哪里能活到现在?

        因为他们都曾经是亡命之徒,所以才见过好些脑子用错地方,心狠手辣、毫无底线什么都敢干的人发家快。

        但是这种人也一定不得善终,比如黄金荣。

        反而是宁媛这种有底线的人,更像一个值得信任和托付的合作伙伴。

        “那小丫头这个年纪就有这样的觉悟,倒是比你我家里小辈还像你我的后辈。”九叔感慨。

        方阿叔轻哼着打算盘:“后辈也要亲兄弟明算账,最多这次我给小丫头中介费打八折。”

        九叔忍不住摇头失笑:“你看你这小家子气的样子,人家小宁都没你小气!”

        方老学历高,也曾是杜月笙身边最年轻的第一师爷。

        这老哥哥一辈子精打细算,雁过拔毛、冷心冷肺。

        居然肯这次帮小丫头查人不收钱,以后也给小丫头打八折,看来是把那小丫头当自己后辈看了。

        也算是她的福气。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