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367章 原来她不缺大哥

第367章 原来她不缺大哥

        她伸手轻轻摩挲着这枚翡翠辣椒:“当年这个翡翠辣椒是我结婚时,婆母给我的。”

        宁二夫人眼神悠远:“她是盛家小姐,当初老爷子给她的定情之物就有一只镯子,可惜最后婆母被老爷子伤了心,争吵时摔了镯子,让钟令大师雕成了三枚翡翠辣椒。”

        “再后来,婆母抑郁早逝,按照婆母临终的意思,这东西只传给她的儿媳。”

        “钟令大师远走瑞士,三只辣椒一只在老爷子那,一只在你大伯母那,一只在我这里。”

        宁媛是早就从方阿叔那大概知道这段旧日上流社会的八卦的,倒是也不惊讶。

        宁二夫人见她沉稳,心里却很满意于自己女儿小小年纪就这么稳当。

        她继续说:“你大伯母和大伯离婚之后,你大伯没有把翡翠辣椒给他的孩子,而是在你大哥十四岁那年给了他。”

        “那时候,你大哥刚被选定为宁家下一任继承人。”

        宁媛想,这就是为什么查美玲手里会有翡翠辣椒的缘故了——她是下一任当家主母。

        “你生下来的时候,正遇上宁家举家搬迁,锦头巷里混乱不堪,有人趁火打劫,冲进宁宅抢掠伤人。”

        “我当时刚生产,动弹不得了,已经有死去的准备,所以让你父亲的奶妈,带着你先出宅子避祸。”

        宁二夫人回忆着当年的事情,叹息:“我知道世家豪门不缺孩子,尤其不缺女儿,万一有什么,他们未必会尽心竭力找你。”

        “所以,哪怕冒着被休妻的风险,将翡翠辣椒放在了你身上,只要这个东西在你身上,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找回你。”

        宁媛看着宁二夫人温柔的眼神,莫名其妙地鼻尖儿就有点酸,她别开脸。

        知道自己不是被母亲丢弃的,知道妈妈是想要保护她的,这让她心里发软到想哭。

        她几乎想破口而出——那为什么上辈子,欧明朗都已经猜测到我是宁家女儿,却最终没有任何人来找我!

        就因为我没有了翡翠辣椒么!

        可她嘴张了张,到底没有问出来。

        问什么呢,那都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

        “怎么了,有什么想问我的嘛?”宁二夫人敏锐地感觉她似乎情绪有些波动。

        宁媛沉默了一会,还是轻声问:“如果,我没有这个翡翠辣椒,如果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产线工人。"

        "如果我没有考上大学,就是一个胆小普通,出现在任何场合都只会丢宁家脸的人,对宁家毫无价值的人,你还会要我吗?”

        宁二夫人听得几乎心都要碎了,她也顾不得怕吓着宁媛,伸手一把紧紧地抱住她——

        “要的,要的,妈妈的女儿,什么时候、什么样子都是妈妈的孩子,永远都是!”

        宁媛被她抱着,温暖又柔软的怀抱,是她从未感受过的。

        让她想起小时候看见宁锦云抱着宁美美和宁红兵的样子,小小的自己羡慕地含着手指在角落看着。

        她乌暗的大眼愣愣的,忽然就忍不住掉吗?”眼泪来。

        明明早就过了脆弱的年龄,却不还是会为迟来的温情母爱,而难过哭泣与动容。

        她忽然不想再去猜测过去到底宁二夫人为什么没有来找自己,也不想去猜测她刚才说的是真是假。

        只是前世今生心底那个茫然痛苦的小女孩终于得到平静,那就够了。

        最后,是宁秉宇亲自开车把她送回了复大宿舍。

        宁媛本不想他送,但宁二夫人坚持,甚至不许随行人员相送,宁秉宇就只能拿了钥匙去开车。

        一路两人大部分时间都无话。

        眼看着复大快到了,他才轻推了下眼镜:“咳……这车是借的有关部门的车,大陆的方向盘在左边,实在不习惯。”

        宁媛:“哦。”

        宁秉宇:“你……和荣昭南结婚是不是太早了。”

        宁媛:“嗯。”

        宁秉宇:“那家伙不是好人……”

        宁媛干脆打断:“屁!”

        宁秉宇忍了又忍,没忍住挫败感:“你连骂人都不能多说两个字吗!”

        宁媛抱着胸,冷眼瞧他:“他不是好人,你是什么好鸟?我跟斯文败类没什么好说的!”

        宁秉宇气笑了:“不是看在妈咪的面上,你以为我愿意跟你这爱妈咪告状的小人说话呢?”

        他发现自从回了内地,遇到这臭丫头,他原本忘了不少的国语是突飞猛进。

        宁媛冷笑:“你个扑街敢做不敢当啊,还怕人告状?”

        宁秉宇气急:“你骂谁扑街!我好心提醒你”

        “谁扑街谁捡骂!”宁媛凉凉地道。

        宁秉宇气急败坏地拍方向盘:“你……你你……真是活该被姓荣的坑,你知道他干了什么!!”

        宁媛忽然斜眼睨他:“他干了什么?”

        宁秉宇:“他问我……”

        在宁媛狐疑的眼神下,他突然清醒,硬生生地把话吞了回去:“没什么,快到了,你准备下车。”

        他本意只是给荣昭南上眼药,看不得那人嚣张,不是把自己也坑进去。

        荣昭南问他要那些东西的时候,八成是还没和小妹有实质关系。

        妈咪对宁媛这么早嫁人,又愧疚又担忧,。知道自己是“帮凶”,一定不会放过他。

        宁媛愈发狐疑,这两个“不是好人”的家伙有什么事儿是她不知道的么?

        但宁秉宇嘴巴跟蚌壳一样,什么都没说。

        转眼就到了复大宿舍,还没下车,宁媛就看见了荣昭南在宿舍楼下,神色冷沉地抽烟。

        虽然他生得好看,抽烟的样子都洒脱不羁,可宁媛的心却沉了沉。

        他知道她不喜欢烟味,便不再抽烟。

        难道大哥还是像上辈子那样和唐珍珍闹出了事来?

        这个年代不像后世,荣昭南档案都调到地方了,还能说退伍了,作风问题最多让他找不到好工作。

        但大哥是在编军人,如果出现作风问题,他就前途尽毁。

        荣昭南看着宁秉宇送她回来,眼底闪过一丝意外,迎了过去,替他开车

        车门还没打开,宁媛急急地问:“大哥怎么样了,他没事吗?”

        宁秉宇挑眉:“我有什么事?”

        宁媛理都没理他,只一边跳下车,一边盯着荣昭南:“我大哥呢?”

        宁秉宇:“??”

        荣昭南言简意赅:“他中的药有点厉害,人在医院洗胃,阿恒在那边陪着他,我对接了警方,唐珍珍已经被抓。”

        他刚和警方对接完毕,还给上峰打了报告,便按时间赶回来这里等她,尚未来得及去看卫恒的情况。

        宁秉宇面无表情,心情奇差——

        他这时候还不知道宁媛着急的大哥不是他,他就别当宁家的继承人了。

        人家根本不缺大哥,难怪对他这副样子!

        宁媛心急如焚,直接又跳回宁秉宇车上,顺便对着荣昭南丢了一句话:“上车!”

        荣昭南直接跟着上了车。

        宁秉宇蹙眉,刚不悦地想说什么。

        宁媛心烦意乱地来了一句:“开车,去第二人民医院,师傅!”

        宁秉宇额头上爆出一根青筋,差点爆粗口——

        我顶你个肺,谁是师傅!我又不是开出租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

        他看着宁媛泛红焦灼的眼睛,手已经自动去扭钥匙,黑着一张斯文贵气的俊脸发动了汽车。

        真是衰!无端端来给人当出租司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