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382章 他到底杀人了嘛?

第382章 他到底杀人了嘛?

        宁媛听完这些恩怨情仇,心情有些复杂。

        她慢慢地在路上走着,并不说话。

        阿恒在一边,惴惴不安,她可是把能说的都说了,小宁就没有什么想问她的吗?

        万一小宁回去冲哥发脾气怎么办?

        她懊悔得想回去把秦红玉暴打一顿。

        ……妈的,秦红玉那个傻子,叶秋姐是大院里他们这一辈人谁都不能提的禁忌。

        当年的事情,牵扯其中的,不管是荣家、向家、还是叶家都是举足轻重,除了特别老的一辈偶尔唏嘘一番。

        谁敢提?

        偏偏秦红玉那个不长心的蠢货,居然敢提叶秋姐!

        秦家现在本来就已经彻底边缘化了,她真是不怕得罪三家人!

        宁媛忽然开口问:“怎么,叶秋就这么提不得?”

        阿恒一呆,这才发现自己光顾着懊恼,不小心低声碎碎念,把懊恼都吐槽了出来。

        她干巴巴地道:“那是……是……因为叶家,你知道的,老爷子不是一般人,而向家小四死了之后,向家老大和老三两个气疯了。”

        她顿了顿:“尤其是向家老大最疼这个小弟弟,那向老四几乎是他一手带大的,何况叶秋姐是他的女人,他完全不能忍受别人提叶秋姐,大哥他……他也从来不提叶秋姐的事……”

        向家兄弟和她队长哥势不两立,惟独在叶秋姐这件事上他们非常一致——谁提,谁没好下场。

        以至于她这个亲妹妹现在也不知道,当初在秋游的水库山里,叶秋姐和她哥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

        宁媛沉默了一会,忽然问:“向家小儿子到底怎么死的,真的是意外吗?”

        向家,她也在报纸上见过的,这样的人家死了最疼爱的小儿子,真的会查不出原因吗?

        阿恒倒是没想宁媛没有继续追问叶秋姐的事,反而在问向家小儿子的事。

        她想了想:“我哥当初确实恨透了向家小时,休假回来见向家小儿子一次,打他一次。”

        而那时候她的队长哥……嗯,因为完成任务太给力,休养假期还挺多的。

        宁媛听得有点好笑,确实是荣太岁能干出来的事儿。

        阿恒又继续说:“那时候向家那小子经常走着走着就挨打一顿,只要他还在京城,哪怕去了北戴河,都能被我哥找到,那小子被打得受不了,要离开大院跟他哥去南方工作……”

        她顿了顿:“其实那时候因为叶秋姐姐去世了,向家可能心里有些愧疚,还是相对容忍我哥这么干的,向家老大和老三还专门找过我哥谈判。”

        宁媛叹气:“嗯,可以理解,死者为大……”

        再多的怨恨,也都随着人走

        阿恒小心翼翼地看着她:“你不生我哥的气?”

        听着自己男人,为别的女人这么出头,还是一个传过绯闻的女人,小宁真的不生气?

        宁媛垂下眸子,平静地道:“如果是我大哥出事,我会想整死害了他的那些人。”

        阿恒一下子想起了唐珍珍一家子……宁媛是多护着卫恒。

        阿恒叹了口气:“当年,向家老大为了能顺利带走向家小四,让向小四向我哥、还有去叶秋姐家里和坟头跪下道歉,求我哥放过他们,哪怕再狠狠打向家小四一顿呢?”

        “所以,出事那天,是向家大哥亲自送向小四去跪了坟,又去见了我哥的。”

        宁媛眉心拧了拧:“难道荣昭南下狠手了?”

        阿恒摇摇头:“那时候我已经在部队混着了,那次休假,我没跟我哥一起回大院,所以…”

        阿恒迟疑了一下:“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向家人只留了一个向老三远远看着,但看见的三个人,都言之凿凿地说是我哥打了向小四,再把他推下桥去的。”

        宁媛一愣,下意识地反驳:“不可能,他动手要人命,肯定会承认,而不是狡辩。”

        这不是荣昭南敢作敢当的性格!他是宁可坐牢也不可能打死不承认杀人的性格。

        阿恒听得心里很欣慰:“是的,反正……我哥说不是他杀,就不是他杀的,我哥真要杀什么人,还需要伪装成意外吗?警察都说了,看痕迹是争执中,有人不慎摔下桥梁去世!”

        队长哥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能遇到小宁这种坚定站在了他身后,相信他的姑娘。

        “最开始,连我姨丈,就是他爹都不相信他呢!”阿根非常唏嘘。

        宁媛看着落下的斜阳,轻叹一声:“彼时,他年少气盛,到处得罪人,对别人见一次打一次……也怪不得向家人会认定是他杀的向小四。”

        最后沦落到自己退路全无,被逼下放,在西南农村差点蹉跎完了一身本事,差点被人整死。

        阿恒认真地说:“我哥是年少气盛,可我不相信他对叶秋姐能有什么别的,他们只是关系很好的姐弟。”

        宁媛点点头:“嗯,我会找机会问问他叶秋的事。”

        她喜欢有话说开,而不是怄在心里,跟没长嘴一样,各种误会。

        阿恒一听,却有点慌:“那个……不要问了吧,你知道这事儿忌讳的。”

        宁媛微微皱眉:“可已经有人舞到了我的面前,这事儿,我却不能问一点吗?”

        阿恒赶紧摇头:“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有点担心……担心影响你们的感情,你别理秦红星那个疯婆子。”

        宁媛抬手把细碎的发丝别到耳后,淡淡一笑:“人的一辈子起起落落,如果因为这点事儿,就影响感情,那以后风浪可多了。”

        阿恒也只能干巴巴地补充一句:“那个……那个……如果小嫂子你真要问我哥……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宁媛听着身边这个动不动调戏自己的家伙,居然第一次当面那么讨好地叫自己小嫂子,不禁觉得有趣。

        她挑眉:“那你得先说说什么事儿?”

        阿恒赶紧说:“就……你就说你知道的这些事儿,都是秦红星说的,千万千万别说是我说的!”

        说完了,她双手合十,学着古代人作揖到底:“拜托了,小宁!!”

        死道友不死贫道,何况唐珍珍那傻叉还不是她道友呢!

        宁媛:“……”

        阿恒这至于么?荣昭南真的很忌讳叶秋的事儿?

        “好,我答应你,把锅甩给秦红星。”宁媛沉默了一会,还是点头,和阿恒上了公交车。

        她给售票员交了五分钱买票,悠悠一笑:“本来也是她先说的,不是吗?”

        阿恒看着宁媛,心里顿时有点毛毛的,小宁还真是有仇必报的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