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七零再高嫁在线阅读 - 第398章 危机重来

第398章 危机重来

        “唔——!”

        突如其来的鼓胀窒闷的感觉让她一下子睁开眼,难耐地闷哼一声。

        “醒了,媳妇儿?”男人清冷的声音在她身上响起。

        宁媛一愣,就看见身上男人微微挑起的薄唇:“困的话,继续睡,我自己来就好。”

        说着,他把她睡衣最后一颗扣子解开,低头吻上她柔软的脖颈。

        “你什么时候来的……你让我缓缓……”宁媛窒了窒,下意识地想推一下。

        却又被男人按住了手腕,他蛮横地在她身上压了下去。

        她瞬间睁大眼,咬着唇才没叫出声:“等……等……明天我要回学校……考试!”

        “所以晚上的活动提前,保证你有充足的睡眠,明早我送你回学校。”

        他清冷的声音很温柔,可肆无忌惮地亲吻与手上却恶劣地将她摆弄成放肆的样子。

        “等……等……我大哥想要见……见你……”她的声音支离破碎,眼角都泛红。

        宁媛纤细指尖深深陷入他肩头结实的肌肉,抓出欲念的痕迹。

        荣昭南轻哂,低头不客气地咬了下她纤细的锁骨:“一点都不专心的兔子精,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他的小媳妇儿最近被养胖了些,不像以前瘦骨伶仃的,硌手。

        现在抱起来,简直要软腻雪白一团,要人的命。

        前些天,也不知道怎么忍住没来看她的。

        他忍不住低头狠狠地吻住身下人儿的小嘴。

        宁媛还没清醒就被卷入浪潮里,横冲直撞的海浪里,被刀刃与海浪一下下肆意碾碎。

        就像昨天的蔷薇花瓣,在她身体里身体外绽放后,又被揉碎成靡丽的颜色。

        ……

        宁秉宇在会议室左等右等,终于在九点才等来了荣昭南。

        看着他一身潮润,发尾泛着湿气,身上慵懒餍足的气息,宁秉宇脸色冷了冷。

        他交叠着双腿,面无表情地问:“阿南,怎么来得那么晚?”

        荣昭南随意地道:“陪宁媛吃饭,她贪吃,这顿饭吃久了点。”

        宁秉宇心情不佳,捏了酒杯喝了一口。

        都是男人,他当然知道荣昭南这一身气息意味着什么。

        而且荣昭南一点都没有遮掩他刚从宁媛房间里出来。

        妈咪私下抱怨过对荣昭南不了解,宁媛嫁的委屈,要是让他妈咪知道是自己促成的“好事”……

        宁秉宇决定不再想这个问题,荣昭南总不会自曝其短。

        他再拿了一只威士忌杯子,倒了一杯酒,加了冰,推到荣昭南面前:“试试我从港府带来的xo。”

        荣昭南接过杯子,慵懒地品了一口:“说吧,宁大少找我什么事。”

        宁秉宇顿了顿,自嘲地扯了扯唇角:“为了家里出内鬼的事。”

        荣昭南拿杯子的手一顿,淡淡地看向他:“说。”

        宁秉宇能找他说的事,大概率和上次马六甲那批货出问题有关。

        ……

        宁媛不知道荣昭南和宁秉宇到底谈了什么。

        她被荣昭南肆无忌惮地折腾了一番,又抓去冲冲洗洗,喂了一顿饭,再次塞回床上。

        九点过一刻,她就累得沉沉睡去。

        嗯……真是个态度的、健康的入睡时间。

        好在当天晚上,某人说话算话,没有再折腾她。

        第二天一早,她也确实醒得早,六点钟天亮就醒了,而且神清气爽。

        荣昭南也按照约定送她去学校。

        宁媛一直到学校,下了吉普车,都忍不住再瞅瞅镜子里,惊讶于自己状态不错。

        果然早睡早起,还是养神……

        “这就是采阳补阴的好处了,昨天我可是好心来给你当补品的,好好考试。”荣昭南却无比淡定地朝她一笑。

        宁媛瞬间涨红了脸,白了他一眼,转头一甩两条辫子就走了。

        一本正经说什么浪荡话呢!真难想象几十年后他严肃冷淡,威势深重的样子。

        荣昭南轻笑一声,目送她进了教学楼才离开。

        ……

        宁媛这一次考试就考了四天,才把所有期末科目考完。

        炎炎六月,夏阿婆端着绿豆汤等她考完走出教室。

        她看着不远处停的小轿车,心疼地看着她喝完了汤:“这才考完,又要回工地做苦力了?”

        唐老爷子白了她一眼:“什么叫回工地做苦力,明明是去参与利国利民的改开好项目。”

        夏阿婆白了他一眼,摸着宁媛有了小肉的胳膊,感慨:“别理老头子,你看你都瘦了。”

        宁媛有些无奈又好笑,抱抱阿婆:“谢谢阿婆和爷爷每天给我做好吃的。”

        叶特助的车都直接开到她教学楼下了,太扎眼了,她得赶紧走。

        别过二老,宁媛坐车,直接就被送到了工地。

        派来接她的是叶特助身边的小助理,有些抱歉地说:“宁宁,不好意思,这两天我们感觉还是有些地方和内地的同事沟通不顺利,所以特助有些急。”

        宁媛笑了笑:“没关系。”

        她理解。

        到了工地,她和阿恒两个人分别戴上了安全帽,一前一后地进楼里。

        忽然有个和阿恒相熟的工头朝阿恒说了点什么,阿恒略停顿了一下和那工头说起了话。

        宁媛则往前多走了几步,正要上楼,忽然——

        “呯!”一声怪异的声音响起。

        宁媛顿时觉得有什么不对,下意识抬头,就看见一辆水泥车在三楼朝着她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

        而抬头的一瞬间,除了重重砸向她的水泥车,还有看见了向子英朝她微笑的脸,满是挑衅。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